每日最新情感日志速递平台 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的新鲜句子。

京剧剧本 - 姚期

发布时间:2018-12-08 04:40 类别:急三枪

  姚期:净,水纱,网子,文阳盔,淡青色高方巾,黄绸条,白满髯,白蟒(或黑蟒),淡青色褶子,护领,胖袄,玉带,红彩裤(或紫彩裤),青厚底靴,牙笏,马鞭

  刘秀:老生,水纱,网子,九龙冠,王帽带流苏,黑三髯,黄蟒,黄帔,玉带,护领,红彩裤,青厚底靴

  马武:净,水纱,网子,台顶盔,红扎巾,红扎髯,红耳毛子,红蟒,玉带,三尖儿,红龙箭衣,大带,护领,胖袄,小袖,红彩裤,青厚底靴,牙笏,马鞭,单鞭;第一场可穿红蟒

  岑彭:老生,水纱,网子,侯帽,黑三髯,白蟒,玉带,三尖儿,护领,胖袄,红彩裤,青厚底靴,牙笏,马鞭,圣旨;第一场可穿红蟒

  杜茂:老生,水纱,网子,荷叶盔,黑三髯,绿蟒,玉带,三尖儿,护领,胖袄,红彩裤,青厚底靴,牙笏,马鞭;第一场可穿红蟒

  郭妃:旦,大头,凤冠,线尾子,宫装,云肩,黄帔,裙子,护领,白袜,彩鞋

  郭荣:净,水纱,网子,相貂,黪满髯,紫蟒(或蓝、香色蟒),玉带,胖袄,护领,青彩裤,青厚底靴,牙笏;第一场可穿红蟒

  姚刚:净,水纱,网子,孩儿发,多子头,黑花褶子,青素箭衣,大带,护领,胖袄,青彩裤,青厚底靴,马鞭,锁链,石锁

  姚能:小生,水纱,网子,武生巾,白花褶子,护领,红彩裤,青厚底靴,马鞭

  姚夫人:老旦,水纱,网子,黪发鬓,黄绸条,香色女蟒,绦子,古铜素褶子,香色(或蓝色)帔,绿裙子,白袜,福字履

  大寺人:丑,寺人帽,绿花褶子,红彩裤,朝方靴,云帚

  四寺人:风行,寺人帽,寺人衣,红彩裤,青薄底靴

  四蓝龙套:风行,大板巾,蓝龙套衣,红彩裤,青薄底靴,蓝门枪旗

  四红龙套:风行,大板巾,红龙套衣,红彩裤,青薄底靴,红门枪旗

  四大铠:武行,小倒缨盔,大铠,红彩裤,青薄底靴,钱袋枪

  车夫:杂,扫子帽,青布褶子,卒坎儿,大带,青彩裤,青薄底靴,车旗

  校尉:武行,大板巾,小额子,紫素箭衣,黄马褂,三尖儿,护领,红彩裤,青薄底靴,腰刀

  四宫女:大头,过桥,宫女衣,云肩,裙子,彩鞋

  四青袍:风行,秦椒帽,青袍,青彩裤,青薄底靴

  旗牌甲:老生,水纱,网子,大叶巾,黑三髯,绿素箭衣,黑花马褂,大带,护领,青彩裤,青厚底靴

  旗牌乙:净,水纱,网子,大叶巾,黑满髯,绿素箭衣,黑花马褂,大带,护领,青彩裤,青厚底靴

  中军:老生,水纱,网子,中军盔,黑三髯,红花开氅,护领,红彩裤,青厚底靴

  丑家院:丑,青罗帽,白吊搭髯,青素褶子,大带,大袜,皂鞋

  家院甲:老生,水纱,网子,青罗帽,白三髯,青素褶子,大带,青彩裤,青厚底靴

  家院乙:老生,水纱,网子,青罗帽,黑三髯,青素褶子,大带,青彩裤,青厚底靴

  二丫鬟:旦,大头,花裤袄,坎肩儿,腰巾子,彩鞋

  《姚期》裘盛戎饰姚期、马长礼饰刘秀情节

  刘秀即位后,命姚期镇守草桥关,日久思念姚期,又命马武、杜茂、岑彭三人替回姚期,随朝伴驾。姚期入朝后,其子姚刚打死郭妃之父郭荣,姚期绑子上殿请罪,刘秀酒醉,郭妃将姚期全家问斩。马武适因牛邈攻打草桥,回朝搬兵,闻信,闯宫保奏,逼刘秀发下赦旨,救出姚期父子,使二人戴罪出征。

  裘盛戎由头、二本《草桥关》成长、改编而成。

  按照《京剧集成》第二集拾掇

  《草桥关》(按照《戏考》第六册拾掇)

  《草桥关》(按照《京剧汇编》第四十六集:郝寿臣藏本拾掇)

  《上露台》(按照《戏考》第六册拾掇)

  《上露台》(按照《京剧汇编》第九十一集:北京藏书楼藏本拾掇)

  《姚期》(按照《京剧集成》第二集拾掇)

  全剧脚本:PDF 格局

  全剧脚本:纯文本格局

  (冲头,一锤锣,〖大锣归位〗。郭荣、岑彭、马武、杜茂抱牙笏同上。〖点绛唇〗。)

  杜茂(同白)(老汉)(本爵)——

  郭荣(白)郭荣。

  岑彭(白)岑彭。

  马武(白)马武。

  杜茂(白)杜茂。

  郭荣(念)我主当兴,四海宁靖,

  岑彭(念)山河一统,国库丰宁;

  马武(念)五谷丰登,民安国泰,

  杜茂(念)天开宇宙,乐享升平。

  郭荣(白)今当圣上万寿之期,少时升殿,你我恭喜。

  杜茂(同白)看,香烟缭绕,圣驾临朝,分班伺候。

  刘秀(引子)龙门展放,众文武,力保孤王。

  杜茂(同白)臣等见驾,吾皇万岁!

  刘秀(白)众卿平身!

  杜茂(同白)千万岁!

  刘秀(念)宝剑冲开玉麒麟,白水起义到现在。黄道吉日登九五,君臣同享承平春。

  (白)孤、刘秀。自即位以来,风调雨顺,国泰民安。今当孤寿诞之期。

  杜茂(同白)万岁!

  刘秀(白)衣冠齐整,莫非是与寡人祝寿?

  杜茂(同白)待臣等拜寿。

  刘秀(白)赐宴!

  大寺人(白)领旨!

  刘秀(白)唉!

  杜茂(同白)今乃圣上千秋之日,因何龙心不悦,臣等疑惑其情,请我主降发龙言。

  刘秀(白)今日众位皇兄俱在野中与孤祝寿,唯有姚皇兄镇守草桥,受那风霜之苦,叫寡人心中不忍。

  马武(白)臣启万岁:想那牛邈汇合七十二崆人马,声势浩荡,若将姚家父子调进京来,干戈一动,争战无休矣!

  刘秀(白)旧日严子陵先生奏道:“汉室无姚不兴”,今日果应媒介。寡人十分思念,如何是好!

  郭荣(白)既是万岁思念功臣,就该命人去至草桥,调回姚家父子,陪王伴驾。

  刘秀(白)依卿所奏,就命马、杜、岑三位皇兄——

  刘秀(白)去至草桥关,调回姚家父子陪王伴驾。草桥印信,赋予马、杜、岑三人执掌。领旨下殿。

  杜茂(同白)请驾回宫。

  刘秀(白)退班!

  (〖水龙吟〗。四蓝龙套各持门枪旗、四大铠、二旗牌同上,站门。〖四击头〗,一锤锣,〖大锣归位〗。姚期上,至九龙口整冠、理髯,归台口。)

  姚期(引子)终朝边塞镇胡奴,扫尽戎狄定江山。

  姚期(念)塞北干戈起和平,南征北剿拜功臣。将令一出山岳动,镇守边关扫烟尘!

  (白)老汉,伴驾王姚。汉室为臣。奉主之命,镇守草桥,不分日夜防守。好笑王郎贼,聘请各崆戎狄,前来攻打,被我父子,几合勇战,方得两家罢兵寝兵。恰是:

  (念)旗帜闪闪遮日月,辕门鼓角震天庭。

  中军(念)龙虎台前收支,貔貅帐内传宣。

  中军(白)启王爷:圣旨下。

  姚期(白)何人押旨?

  中军(白)马、杜、岑三位王爷押旨。

  姚期(白)香案接旨!

  中军(白)香案接旨。

  岑彭(白)圣旨下,跪!

  姚期(白)万岁!

  岑彭(白)听宣读,诏曰:“朕承天运,汉室一统,皆赖众位皇兄,匡扶社稷。姚皇兄镇守草桥,受尽风霜之苦,孤王思念功臣,命马、杜、岑三人前来,调姚皇兄进京陪王伴驾。草桥印信,赋予马、杜、岑三人执掌。”旨意读罢,望诏谢恩。

  姚期(白)千万岁!

  岑彭(白)请过圣命!

  姚期(白)三位皇兄,捧旨前来,姚期不曾远迎,当面恕罪。

  杜茂(同白)岂敢!姚王兄镇守草桥,牛邈丧胆,我等皆服。

  姚期(白)岂敢!一来皇帝洪福,二来众位皇兄虎威。

  杜茂(同白)圣旨到来,就请开复。

  姚期(白)中军!

  姚期(白)看印!

  姚期(白)三位皇兄执掌草桥,可喜可贺!

  杜茂(同白)大师同喜,但不知姚皇兄几时启程?

  姚期(白)明日启程。

  杜茂(同白)我等备酒与姚皇兄长亭饯行。

  姚期(白)哎呀!这就不敢,告辞了!

  杜茂(同白)众将官!预备酒宴,明日与姚王爷长亭饯行。

  (二家院、二丫鬟、姚能、姚刚同上,同站门。姚夫人上。)

  姚夫人(二黄原板)我儿父为国度忠责尽命,

  镇守那草桥关哪得平和平静。

  但愿得将牛邈俱已扫尽,

  回朝转归家园乐享康宁。

  姚期(内白)回府!

  姚期(二黄散板)马、杜、岑奉王命把草桥来镇,

  调老汉回朝转侍奉当今。

  姚夫人(白)王爷!

  姚期(白)夫人!

  姚刚(同白)拜见爹爹!

  姚期(白)坐下。

  姚刚(同白)谢座。

  姚夫人(白)王爷今日回府,为何这等迟慢?

  姚期(白)夫人哪里晓得,今有圣上思念公卿,命马、杜、岑三人前来,调老汉回朝陪王伴驾。

  姚夫人(白)真乃有道明君。

  姚期(白)唉!话虽如斯,闻得郭荣在野擅权,圣上贪恋酒色,自旧道:伴君如伴虎,如羊伴虎眠。一朝龙颜怒,这,四体不周全!

  姚刚(白)爹爹!想你我父子在野,有十大汗马功绩,哪怕郭荣——

  姚刚(白)老贼!

  姚期(白)嗯!小小的年纪,出此鬼话。还不坐下!

  姚期(白)啊夫人!姚刚脾气暴躁,夫人隆重才是。

  姚夫人(白)姚刚有妾身看管,王爷不必多虑。

  姚期(白)全仗夫人。

  姚刚、姚能,收拾行李,随为父起行。

  姚刚(同白)遵命。

  姚期(白)恰是:

  姚期(念)交付兵权印,

  姚夫人(同念)回朝奉当今。

  (〖出队子〗,〖吹打〗。四红龙套同上,同站门,马武、杜茂、岑彭同上,同下马。马武归大边外首立,岑彭、杜茂同归小边站立。姚夫人搭车、车夫、二家院、二丫鬟同上,过场,同下。二旗牌同上,同归一条边立。姚能、姚刚同上,同至小边台口下马,同归大边立。姚期上,至小边台口下马,挖进归大边里首立,二旗牌同接马归大边外首立。)

  姚期(白)俺姚期有何德能,敢劳三位皇兄长亭饯行。

  杜茂(同白)你我亦非一日之交,何出此言。

  姚期(白)姚能、姚刚,见过三位叔父。

  姚刚(同白)是。

  姚刚(同白)拜见三位叔父。

  杜茂(同白)而已!此二位?

  姚期(白)两个蠢子。

  杜茂(同白)少公爷!

  姚期(白)不敢!

  杜茂(同白)后来必是王位。

  姚期(白)哎呀,嘉奖了!

  马武(白)来呀,看酒来,待咱老马把敬姚皇兄这一大杯。

  姚期(白)叨扰了!

  姚期(西皮快板)马皇兄赐某的饯行酒,

  大师同饮承平瓯。

  长亭离去某就拱拱手,

  姚期(西皮摇板)回朝去参王在那五凤楼。

  马武(白)来呀!将姚家父子灯号撤掉,换了马、杜、岑三人的灯号。

  杜茂(同白)且慢!若将姚家父子灯号撤掉,倘若牛邈发兵前来,如之奈何?

  马武(白)二位皇兄!那牛邈发兵前来,你我三马连环,何愁那贼不灭。

  杜茂(同白)就依皇兄。

  众将官!带马回关。

  (四寺人同上,站门。刘秀上。)

  刘秀(引子)每日宫中多欢愉,欢愉逍遥。

  郭妃(引子)侍奉君王多欢幸,文臣武将,保明君。

  郭妃(白)妾妃见驾,吾皇万岁!

  刘秀(白)梓童平身。

  郭妃(白)千万岁!

  刘秀(白)赐座。

  郭妃(白)谢座!

  刘秀(白)啊梓童!姚皇兄镇守草桥,受尽风霜之苦,寡人将他调进京来,陪王伴驾,在太和殿赐宴,梓童陪驾前住。

  郭妃(白)妾妃陪同万岁。

  刘秀(白)内侍!摆驾太和殿。

  四寺人(同白)领旨!

  刘秀(二黄原板)想昔时走南阳东逃西奔,

  全凭着驾下的文武公卿:

  文凭着邓先生阴阳有准,

  武仗着姚皇兄保定乾坤。

  到现在在塞北受尽风冷,

  但愿得干戈安好、海晏河清,君臣们共享承平。

  内侍臣忙摆驾太和殿进,

  刘秀(二黄原板)等待了姚皇兄来见寡人。

  大寺人(内白)伴驾王随咱家来呀!

  姚期(二黄原板)皇恩浩调老臣龙庭独往,

  龙恩重愧无报心意彷徨。

  转过了万花亭太和殿上,

  姚期(二黄原板)换戎装卸甲胄来见君王。

  姚期(白)臣、姚期见驾,吾皇万岁!

  刘秀(白)姚皇兄平身。

  姚期(白)千万岁!

  姚期(白)娘娘千岁!

  郭妃(白)皇兄平身。

  姚期(白)谢娘娘!

  刘秀(白)姚皇兄!

  姚期(白)臣。

  刘秀(白)将镇守草桥之事,奏与寡人晓得。

  姚期(白)容奏!

  (二黄原板)数万儿郎边关镇,

  戎狄不敢扰边庭。

  干戈安好民安顺,

  万民敬仰歌圣恩。

  刘秀(二黄原板)姚皇兄镇草桥威名远震。

  那牛邈闻名吓掉魂。

  内侍臣看过了皇封御饮,

  这斗酒表一表君臣之情。

  姚期(二黄原板)谢过了我主爷赐臣酒饮,

  愿吾皇驾千秋福寿康宁。

  郭妃(白)臣启万岁:姚皇兄乃有功之臣,妾妃也要敬酒一樽。

  刘秀(白)啊姚皇兄!

  姚期(白)臣。

  刘秀(白)娘娘敬酒,向前谢过。

  姚期(白)自盘古以来,只要臣敬君酒,哪有反礼而行。

  刘秀(白)你乃建国功臣,有何不成。梓童敬酒!

  郭妃(白)宫娥们!

  宫女丁(同白)有。

  郭妃(白)看酒!

  郭妃(二黄原板)叫宫娥看过了酒一樽,

  哀家敬与有功臣。

  姚期(二黄原板)老臣我年迈如霜降,

  娘娘待老臣恩如山。

  刘秀(二黄原板)叫内侍忙摆驾后宫院进,

  刘秀(二黄摇板)明日里摆酒宴庆祝功臣。

  姚刚(内二黄导板)在园中闷坏了姚霸林,

  姚刚(白)嘿!

  (二黄散板)忍不住小好汉肝火上升。

  (白)我父上朝去了,生怕我生事闯祸,将我锁在花圃,又坠一块大石头,不克不及出去玩耍,好不闷煞人也!我不免除至二堂求母亲与我讲个情面。我就是这个主见。

  姚刚(白)孩儿有请母亲!

  姚夫人(念)圣上龙恩重,一家受皇封。

  姚刚(白)孩儿拜见母亲!

  姚夫人(白)而已,请为娘出堂为了何事?

  姚刚(白)少时爹爹回来,与孩儿讲个情面,把这家伙儿去掉了。

  姚夫人(白)只因你脾气欠好,怕你闯祸。

  姚刚(白)孩儿悔改就是。

  姚夫人(白)等你爹爹回来,与你讲个情面也就是了。

  姚刚(白)多谢母亲!妈呀!我饿啦!

  姚夫人(白)家院,带他下面吃饭。

  丑家院(白)少公爷走哇!

  姚刚(白)哪儿去?

  丑家院(白)吃饭去。

  姚刚(白)怎样着!吃饭去!吃饱了好玩儿去!

  (〖急三枪〗。四青袍同上,同归站门立,郭荣上,至中场立。)

  郭荣(念)阃外将军威命震,朝臣旨令实难行。

  (白)老汉,郭荣。只因万岁思念功臣,是老汉心生一计,将姚家父子调回京来,明为陪王伴驾,暗撤兵权。刚才太和殿陪宴,宴罢而归。

  摆布,打道回府。

  四青袍(同白)噢!

  姚刚(白)呔!何人在此鸣锣开道?

  郭荣(白)住轿!

  郭荣(白)何人在此喧哗?

  四青袍(同白)伴驾王之子姚刚。

  郭荣(白)子侄之辈,待我训教于他。

  郭荣(白)老汉国丈在此。

  姚刚(白)他叫什么名字?

  丑家院(白)当今国丈郭老太师。

  姚刚(白)郭荣啊,老贼!现有碑文在此:“文官下轿、武将离鞍”,你这老贼,竟敢鸣锣开道,是何事理?

  郭荣(白)老汉不知有此碑文,下次不打此颠末,也就是了。

  姚刚(白)住了!我且问你:在野为官你凭文?

  郭荣(白)不凭文。

  姚刚(白)这论武?

  郭荣(白)也非论武。

  姚刚(白)你凭着何来在野为官?

  郭荣(白)谁人不知,哪个不晓,我的女儿在西宫陪王伴驾,喏喏喏,老汉是当今的国丈啊!

  姚刚(白)怎样讲?

  郭荣(白)当今国丈。

  姚刚(三笑)哈哈!哈哈!啊哈哈哈……

  (白)嘿!我道你三弓两箭挣来的乌纱蟒袍,本来是裙边带来的官儿。哎呦!你真真不害羞噢!

  郭荣(白)姚刚,小奴才!就是你父在野也恐惧老汉三分。来来来,随老汉去见你爹爹辩理。

  姚刚(白)哪里去?

  郭荣(白)去见你爹爹辩理。

  姚刚(白)哇呀呀……呸!着打呗!

  姚刚(白)长幼子,起来!起来嘿!呦!

  姚刚(白)眼儿猴啦!没有我的事,跳墙溜了吧!

  (丑家院上,归大边立。)

  丑家院(白)有请太夫人!

  姚夫人(念)我儿脾气刚,为娘挂心肠。

  丑家院(白)少公爷用太湖石将国丈压死了。

  姚夫人(白)欠好了!

  (二黄散板)听一言来心内惊,

  胆大奴才乱胡行。

  家院带路花圃进,

  姚夫人(白)奴才!

  姚夫人(二黄散板)快与王爷报信音。

  (四蓝龙套、二旗牌同上,同归小边斜场立,姚期持马鞭上,至九龙口立。丑家院自下场门上,站大边,跪报。)

  丑家院(白)启王爷:少公爷用太湖石将国丈压死了。

  姚期(白)回府!

  姚夫人(白)启王爷:逆子姚刚,用太湖石将国丈压死了。

  姚期(白)噢!噢!我晓得了。啊夫人!

  姚夫人(白)王爷!

  姚期(白)这……逆子今在何处?

  姚夫人(白)姚能看守。

  姚期(白)唤他前来!

  家院甲(白)是。

  家院甲(白)有请少公爷!

  姚能(念)父子在野功绩大,

  姚刚(念)打死奸贼不犯罪。

  姚刚(白)孩儿拜见爹爹!

  姚期(白)尔是……姚刚?

  姚刚(白)啊!恰是孩儿。

  姚期(白)嘿……好!好!儿近前来。

  姚期(白)为父有话,我,我对儿言讲。

  姚刚(白)唉!来啦!来啦!

  姚期(白)呸!好奴才!

  姚期(二黄散板)小奴才干事儿真胆大,

  压死了国丈你犯国法。

  人来与爷忙绑下!

  姚刚(白)你们哪个敢绑?哪个敢绑?

  姚期(白)嗯……

  姚期(二黄摇板)也免得万岁爷来锁拿。

  姚期(白)姚能过来,我想,你非姚家所生,你、你……逃命去吧!

  姚能(白)哎呀,爹爹呀!孩儿虽非姚家所生,也是姚家所养,情愿死在一处。

  姚刚(白)兄长这里来,压死郭荣老贼,乃我一人所为,豪杰作事豪杰当,岂能扳连于你。

  姚能(白)情愿死在一处。

  姚刚(白)怎样着!情愿死在一处!好小子!

  姚期(白)一家大小过来!

  姚期(白)你们收拾大家行李,逃命去吧!

  二丫鬟(同白)哎呀王爷呀!王爷待小人等,恩重如山,情愿与王爷死在一处。

  姚期(白)你们情愿死在一处么?

  二丫鬟(同白)情愿死在一处。

  姚期(白)好哇!

  姚期(白)我想此祸非小,不免灭门。我死为“忠”;子死为“孝”;这妻死为“节”;罕见你们大师成全老汉一个“义”字。请上受我全家,哎,一拜呀!

  姚期(二黄散板)罕见尔等们全忠义,

  留下了美名万古题。

  二堂之上忙绑起,

  (白)唉!绑!

  姚期(白)唉!

  姚期(二黄散板)我一家大小甚惨凄。

  悲悲切切金殿去,

  姚期(二黄散板)有罪之人跪丹樨。

  大寺人(念)御街人已静,何人叩丹樨?

  姚期(白)臣、姚期,率领全家,前来请罪,念老臣草桥呵!

  大寺人(白)圣旨下,跪听宣读:今有姚期纵子行凶,姚刚用太湖石压死国丈,万岁酒醉,娘娘传旨,将姚家满门绑至西郊,午时三刻开刀问斩。

  四校尉(同白)有!

  大寺人(白)绑下殿喀!

  四校尉(同白)啊!

  姚期(白)嘿!小奴才,我……一家大小的人命,就送在你一人之手。

  姚期(白)罢!

  马武(内白)马来!

  马武(念)草桥遭围困,回朝搬救兵。

  (白)俺!马武!今有牛邈搬来七十二崆人马,将我三人杀得大北,我不免回朝搬请姚家父子,就此顿时加鞭!

  【第十一场】

  (一锤锣。四校尉、四蓝龙套、姚期、姚能、姚刚、姚夫人、二家院、二丫鬟同上,斜场站立。姚期面向大边外首,感喟。)

  姚期(白)而已哇,而已!

  姚期(脱布衫)忠良无辜被刀残,

  毙太师,罪滔天。

  宫闱势,难斡旋,

  祸延全家遭戮难。

  马武(白)呔!西郊之外,为何如许喧哗?

  四校尉(同白)监斩姚家父子。

  马武(白)怎样讲?

  四校尉(同白)监斩姚家父子。

  马武(白)哇呀呀……

  姚刚(白)马叔父来了!

  马武(白)姚皇兄!

  马武(白)暂受一时之屈,待俺马武进宫保奏。

  马武(白)将姚千岁交与尔等,倘有半点差迟,我抓尔等的头哇!

  姚刚(白)你们听见了没有?

  【第十二场】

  (刘秀上。)

  刘秀(西皮摇板)每日宫中把酒饮,

  郭妃(白)喂呀,万岁作主哇!

  刘秀(白)梓童为何这等容貌?

  郭妃(白)万岁有所不知,今有姚刚用太湖石将我父压死,妾妃传旨,已将姚家父子斩首,万岁作主。

  刘秀(白)你且起来,寡人与你作主也就是了。

  大寺人(白)何人传錪?

  马武(内白)马武回朝,有本启奏。

  大寺人(白)候着。

  嘿,我的老头子!这下子拯救星回来啦!

  大寺人(白)启奏万岁:马武回朝,有本启奏!

  刘秀(白)宣他进宫。

  大寺人(白)马武进宫啊!

  马武(内白)领旨!

  马武(念)搬兵如火速,回朝叩当今。

  马武(白)臣马武见驾,吾皇万岁!

  刘秀(白)平身!

  马武(白)千万岁!

  马武(白)娘娘千岁!

  郭妃(白)平身!

  马武(白)千千岁呀!

  刘秀(白)马武,你不镇守草桥,回来做甚哪?

  马武(白)臣启万岁:只因牛邈搬来七十二崆人马,将草桥关围得风雨不透,是为臣闯出重围,回朝搬请姚家父子,共灭牛贼。

  郭妃(白)啊万岁!姚家父子已要斩首了!

  刘秀(白)是呀!姚家父子已要斩首了哇!

  马武(白)但不知姚皇兄身犯何罪,为何将他问斩?

  郭妃(白)啊万岁,姚刚用太湖石将国丈压死,故而将他全家问斩。

  马武(白)压死国丈就该一人抵命。为何将他全家问斩?

  刘秀(白)这个!

  郭妃(白)啊万岁!那姚期纵子行凶,理当将他全家问斩。

  刘秀(白)是呀!姚期纵子行凶,理当全家问斩。

  马武(白)臣有本冒奏!

  刘秀(白)奏来。

  马武(白)容奏!

  马武(白)想那郭太师,在野卖官鬻爵,似这等卖国的奸臣,是死而无怨!

  郭妃(白)啊万岁!马武冒奏本章,连他也应一同斩首!

  刘秀(白)唗!胆大马武,冒奏本章,连你一齐斩首!

  马武(白)将臣斩首,不值紧要;牛邈发兵前来,我主山河有些不稳!

  刘秀(白)啊!这!

  郭妃(白)啊万岁!拼着山河不要,也要将他斩首。

  马武(白)万岁!山河事小,万岁与娘娘人命也有些难保!

  刘秀(白)这!

  郭妃(白)啊万岁,就是人命不要,也要将他斩首!

  刘秀(白)是呀!人命不要,也要斩首,斩定了!

  马武(白)啊万岁!姚皇兄有十大汗马功绩,将他父子赦了吧!

  刘秀(白)定斩不赦!

  马武(白)娘娘!将姚家父子赦了吧!

  郭妃(白)定斩不赦!

  马武(白)嗯!

  马武(白)啊万岁!仍是赦了的好!

  刘秀(白)定斩不赦!

  马武(白)呸!着打!

  马武(白)嘿!叫我蒙着啦!

  郭妃(白)喂呀!万岁呀!

  【第十三场】

  (马武上,立中场。姚期、姚能、姚刚、姚夫人、二家院、二丫鬟自下场门同上,同归正场站。)

  马武(念)非是马武性冒失,只为汉室锦家邦。

  (白)姚家父子接旨!

  姚期(白)万岁!

  马武(白)听宣读,诏曰:姚刚压死太师,理当全家问斩。念马武进宫苦苦保奏,将姚家父子全家赦宥,即奔草桥关交战牛邈,成功之后,将功折罪,若是败了哇——

  姚刚(白)怎样样?

  马武(白)没事儿,没事儿!

  马武(白)姚皇兄吃惊了。

  姚期(白)姚刚!谢过你马叔父讲情。

  姚刚(白)多谢马叔父。

  马武(白)姚刚我的儿呀!

  姚刚(白)我的儿呀!

  姚期(白)哦!

  马武(白)从今当前,有什么大祸,自管去闯,闯出祸来,都有俺老马担待。

  姚刚(白)我就闯!

  姚期(白)又来莽撞!

  姚刚(白)多谢马叔父。

  姚期(白)大师齐至校场披挂。哈哈哈……

  演讲错误┊版权消息···戏考的 Blog·联系小豆子· © 2000 - 2018

  独立站点:中国京剧老唱片·梨园·听戏谈戏

http://mollyirene.com/jisanqiang/160/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