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日最新情感日志速递平台 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的新鲜句子。

【剧本】京剧穆桂英大破天门阵

发布时间:2018-12-11 23:12 类别:急三枪

  签到排名:今日本吧第

  本吧因你更出色,明天继续来勤奋!

  本吧签到人数:0

  〔一锤锣,四军士站门,引杨延昭上。大锣归位。〕

  杨延昭(引)一片丹心,(小锣二击)扶宋室,(哆哆)

  保定乾坤①。(大锣原场、归位,归外场座,诗)

  杨家投宋汜水关,

  赤胆忠心扶山河。(小锣二击)

  替主曾赴双龙会,

  兄弟血战金沙岸。(大锣归位)

  本帅,杨延昭。(大锣住头)宋室为臣,衔命镇守三关一带。可恨萧天佐摆下天门大阵;也曾命孟良、焦赞四周搬兵,一去日久,未见报答。--站堂军!

  杨延昭伺候了。

  焦赞(大锣一击内,马来!(快长锤上,唱【西皮摇板】)

  离却了五台山阳关路道,

  回营来见元帅好把令交。(大锣原场)

  报,焦赞告进。(进帐)元帅在上,末将交令。

  杨延昭收令,一旁坐。

  焦赞谢座。(大锣原场,归坐大边跨椅)

  杨延昭贤弟,命你搬请五大师,可允下山?

  焦赞五大师倒肯下山,只是贫乏他的兵刃。

  杨延昭五大师善能用斧,库中现有。

  焦赞斧头倒有,只是贫乏一根斧把儿。

  杨延昭用金银铜铁打上一根,也就是了。

  焦赞也非金银铜铁,乃是一根木把儿。

  杨延昭但不知是甚么木?

  焦赞就是那降龙木。

  杨延昭哦,降龙木。(撕边一击)

  焦赞嗳,降龙木。

  杨延昭(背语)哎呀且往!(撕边一击)想这降龙木出在山东穆柯寨,乃是穆天王镇山之宝,昔时大战唐二府,被孟良盗来一根,现在还有一根,此刻他的盗窟。现在孟良搬兵未回,降龙木一时焉能到手。哎呀这……哦,我自有事理。(大锣五击)贤弟刚刚言道降龙木,你可知它的出处?

  焦赞您身为元帅,连降龙木的出处都不晓得吗?

  杨延昭愚兄不知,贤弟你呢?

  焦赞哎,小弟我晓得。

  杨延昭噢,贤弟晓得?

  焦赞略知一二。

  杨延昭贤弟请讲。

  焦赞元帅听道:(大锣归位)降龙木出在山东穆柯寨,山前也有,山后也是;上得山去,用手搂抱搂抱就是一大捆,用这靴尖扒拉扒拉就是一大堆,这也算不了什么奇怪之物啊。

  杨延昭如斯说来,容易得很?

  焦赞容易得很。

  杨延昭好。焦赞听令。

  焦赞在!(大锣一击)

  杨延昭命你去到山东穆柯寨,窃取降龙木,不得有误。

  焦赞唉,元帅,那是我听旁人说的,我也不晓得哇!

  杨延昭你若不去,愚兄传下将令将你斩首。

  焦赞怎样讲?喳喳喳,哇呀呀……(冲头、叫头)元帅,你就是杀了我,把我的脑袋割下来,我的魂也是不敢去哟!(背语)你说哪门子鬼话呢?

  杨延昭啊贤弟,想这三关之上,二十四员大将,贤弟不数第一,也算第二;你若不去,旁人哪个干得来?此差非贤弟你不成。

  焦赞怎样着,此差非我不成?

  杨延昭非贤弟你不成。

  焦赞元帅你拿过来吧!(笑)哈哈哈……

  杨延昭(笑)哈哈哈……(闪锤,唱【西皮摇板】)

  此一番到山东把降龙木盗,

  但愿你多隆重早建功劳。

  焦赞元帅呀!(闪锤,接唱)

  尊元帅你且把宽解放了,

  这桩事焦克明②替你代庖。

  辞别了我的哥忙登路道,(快长锤,接唱)

  看起来是焦赞自把祸招。(下)

  杨延昭(闪锤,接唱)

  见焦赞上了那阳关路道,(闪锤,接唱)

  盗来了降龙木再作算计。

  〔大锣抽头,四军士扯斜随杨延昭下。〕

  ________

  ①乾坤--六合的代称。指山河而言。

  ②焦克明――焦赞,字克明。

  孟良(内)马来!(快长锤上,唱【西皮摇板】)

  紧紧加鞭恨马慢,(闪锤,接唱【流水板】)

  离了黄花奔阳关。

  北国胡儿来加害,

  他要夺我主爷的锦绣山河。

  宋王皇帝遭浩劫,

  穆桂英叮咛下去,姑娘今日下山行围射猎,打来飞禽飞禽,各个有赏。

  丫环是啦。下面听者:姑娘有令,今日下山行围射猎,打来飞禽飞禽,各个有赏啊!--传令已毕。

  穆桂英带马下山!

  〔冲头,奏唢呐曲牌【急三枪】,八女兵、丫环一翻两翻。〕

  丫环来到山下。

  穆桂英撒下围场!(大锣导板头,唱【西皮导板】)

  穆桂英跨雕鞍忙传一令,(四击头、撕边一击,接唱【原板】)

  叫一声众喽兵细听分明:

  闲无事到郊外行围散闷,

  打飞禽与飞禽各抖精力。

  勒住了丝缰(唱散)举目观定--

  丫环姑娘,雁来啦!

  穆桂英(闪锤,接唱【西反摇板】)

  猛昂首又只见鸿雁一群。

  弓来!(闪锤,接唱)

  左执弓右搭箭(空匡)空中射定--(小锣一声,射中)

  丫环鸿雁带箭而逃。

  穆桂英紧紧追逐!

  〔扫头、吃紧风,八女兵、丫环下,穆桂英走半个趟马,下。〕

  ________

  ①韬略--《六韬》、《三略》古代的兵法,后因称用兵的盘算为韬略。

  ②无俦--没有能够比拟的。俦音仇(chóu)。

  ③巾帼豪杰--即女豪杰。巾帼是古代妇女的头巾和发饰,后引喻为妇女的代称。

  ④葵花镫――葵花形的马鞍镫。

  焦赞(内)马来!

  〔慢扭丝,孟良、焦附和上。〕

  孟良(唱【西皮散板】)

  穆柯寨上好美景,

  焦赞(大锣双楗凤点头,接唱)

  崖路拾起一雕翎。(大锣住头)

  孟良贤弟,你捡起什么工具?

  焦赞我没捡什么工具。

  孟良我却不信,我要看看你的手。

  焦赞你看我哪一只?

  孟良这一只。

  焦赞这只?白手。

  孟良有嘚,二仙传道。贤弟,我要看你的双手。

  焦赞怎样着,瞧我的双手。好,给、你、瞧!(藏箭)

  孟良你给我走过来吧!(拉焦赞,箭落地;拾箭,看箭)“穆桂英百步穿杨”。――啊,贤弟,此乃穆桂英的箭、雁,你我把还与她。

  焦赞(抢箭)降龙木有了。

  孟良怎见得?

  焦赞这是穆桂英行围射猎,你我弟兄迎上前往,她与咱要箭、雁,咱就与她要降龙木。

  孟良那穆桂英不是好惹的。

  焦赞你我弟兄也不是好惹的。

  丫环(内)哪里走!

  孟良何处有人来了。

  〔冲头,丫环上。〕

  丫环呔!(撕边一击)胆大黑红二汉,拾去姑娘箭、雁不还,是何事理?(撕边一击)

  孟良女将留名。

  丫环你姑娘穆桂英。

  孟良嗳,贤弟,穆桂英来了。

  焦赞你放下手。哎呀,喳喳喳……!――二哥,她不是穆桂英。

  孟良她是谁?

  焦赞她是穆桂英的……

  孟良打发她归去。

  焦赞归去对那穆桂英言讲,叫她好好献出那降龙木来罢,如若否则,将你盗窟踏为齑粉①。

  丫环一派胡言,着打。

  〔吃紧风,开da,丫环败阵。〕

  丫环你等着吧你!(跑下)

  孟良啊,贤弟,那旁又有人来了!

  焦赞你我迎上前往!

  〔吃紧风,八女兵、丫环上站“一条鞭”引穆桂英上。〕

  穆桂英(大锣叫头)唗,胆大黑红二汉,拾去姑娘箭、雁不还,是何事理?(撕边一击)

  孟良女将留名。

  穆桂英你姑娘穆桂英。

  焦赞二哥,这是真的。上马!

  孟良(大锣叫头)啊,穆蜜斯……

  焦赞呔!穆桂英!好好献出降龙木便罢,如若否则,将你盗窟踏为齑粉!

  穆桂英一派胡言,放马过来。

  〔吃紧风,八女兵、丫环下;开da,孟良、焦赞被穆桂英打下马。四击头,穆桂英表态下。�

  焦赞哎呀呔!我说那穆桂英不是好惹的,你偏要惹她,现在你我堂堂上将,被那丫头打下马来,是成何(空匡)脓包。

  孟良你说有你!

  焦赞你说有你!

  孟良你说有你!

  焦赞你说有你!

  孟良呸!着打!

  焦赞啊,二哥你别生气,我有了主见啦。

  孟良有何主见?快说。

  焦赞你我回营,把小本官②搬来,三马连环,何愁女寇不灭?

  孟良嗳,元帅晓得,那还了得?

  焦赞我也豁出去了――有我哪!

  孟良又有你?

  焦赞有我哪。

  孟优良,拉着马,我们回营。

  〔大锣原场,焦赞、孟良同下。〕

  ________

  ①齑粉――碎末。

  ②小本官――古代虎帐中对长官之子的称号。这里指杨宗保。

  〔四击头,杨宗保上,起霸;大锣归位。〕

  杨宗保(诗)少小豪杰将,

  威名镇四方。(小锣二击)

  全凭银枪杆,

  保主(冲头)锦家邦。(大锣收头)

  〔四兵士上。〕

  杨宗保俺,杨宗保。(大锣住头)奉了父帅将令,巡营了哨――众将官!

  杨宗保巡营去者。

  〔大锣水底鱼,孟良、焦赞上。〕

  焦赞小本官!

  杨宗保二位叔父。

  焦赞下马再讲。

  孟良小本官这里来……

  焦赞小本官这里来……

  孟良小本官这里来……

  焦赞小本官这里来……

  杨宗保嗳,一个讲完一个讲。

  焦赞小本官你听我的吧。

  杨宗保焦二叔请讲。

  焦赞小本官,山东有个穆柯寨,寨上有个穆桂英……

  孟良你躲开这儿吧!你听我说:我二人衔命去盗降龙木,行在穆柯寨,碰见穆桂英,将我二人杀得大北,因此至此。

  杨宗保噢,她的技艺高强?

  焦赞只怕连你也不是她的个儿。

  杨宗保倒要会她一会。――众将官!穆柯寨去者。

  〔吃紧风,四兵士、焦赞、孟良领走圆场;八女兵、丫环、穆桂英上,会阵。四兵士、八女兵、丫环分下。四击头,穆桂英、杨宗保表态。〕

  焦赞小本官,你可小心着点儿!

  孟良你走吧你!

  〔孟良、焦赞下。〕

  杨宗保(闪锤,唱【西皮摇板】)

  二马连环战山坡,(快长锤、切住,闪锤,接唱)

  阵前来了女姣娥。

  劝你马前归顺我,

  弃暗投明保江山。(大锣一击)

  穆桂英呀!(大锣单楗凤点头,接唱)

  这员小将真不错,

  (快长锤、大锣单楗凤点头,接唱【快板】)

  气势似韦驮①。

  因何打从山前过?

  快将名儿对我说。

  杨宗保听了!(闪锤,接唱【摇板】)

  宗保将军就是我,

  我父元戎保江山。

  并非无事把山过,

  只为降龙木一棵。

  穆桂英好哇!(大锣单楗凤点头,接唱)

  你要宝贝全在我――(大锣一击)

  杨宗保拿来!

  穆桂英(大锣单楗凤点头,接唱)

  快快随我上山坡。(大锣三击)

  〔扫头,“剜萝卜”;吃紧风,起打,“一封书”,对枪;吃紧风,宗保败阵、被擒,众女兵押宗保下。四击头,穆桂英下场式表态,下。〕

  ________

  ①韦驮――释教中的护法神,塑像见于寺庙中,抽象严肃雄伟。这里是穆桂英以借喻杨宗保的威武仪态。

  〔乱锤,孟良、焦赞上。〕

  焦赞小本官!小本官!

  孟良嘿!我说搬不得小本官,你偏要搬那小本官,现在被那丫头擒上山去,你我是怎好回营交令�

  孟良火葫芦。

  焦赞里面装的什么?

  孟良硫黄焰硝。

  焦赞我有了主见啦。

  孟良你有何奇策?

  焦赞你我放火烧山。

  孟良有道是水火无情,岂不把小本官也烧在其内!你怎样净出这馊主见!

  焦赞你只会放火,你可会分火?

  孟良不会分火。

  焦赞咱会分火。

  孟良怎样着,你会分火?

  焦赞嗳,分得好着呢。

  孟良你是如何的分法?

  焦赞你那里将火放得大大的,俺在这里掐诀念咒。拘来了一条冷龙,骑在冷龙的身上,钻入火塘,将小本官就这么一背,(冲头)背在了肩上,起到半悬空中,嗨,到阿谁时候我还要唱呢。

  孟良呵,你还要唱呢!

  孟良那你唱两句儿我听听。

  焦赞你听着啊!(唱小曲)

  哎哟我的哥哎!

  哎哟我的哥哎!

  打壶烧酒我们哥儿俩喝,

  喝着喝着高了兴啊!

  你一盅啊,我一碗哪!

  我一碗哪,你一盅啊,

  乐呵呀乐呵!

  你看乐呵不乐呵!呀呼嘿!

  孟良这倒有个意义,只需你分得好,我就放得好。

  焦赞只需你放得好,我就分得好。

  孟良如斯放火烧山。

  〔阴锣,二人放火。〕

  孟良(同时)好大火啊!

  〔八答仓、八答仓、冲头,焦赞、孟良下。〕

  〔冲头,丫环跑上。〕

  丫环有请姑娘!

  〔大锣五击,穆桂英上。〕

  穆桂英何事惊慌?

  丫环黑红二汉放火烧山。

  穆桂英有这等事。――分火扇伺候!

  丫环是。(递扇,下)

  〔吃紧风,焦赞、孟良上。八答仓、八答仓,穆桂英将二人扇倒。四击头,穆桂英表态,吃紧风,下。乱锤,焦赞、孟良爬起。〕

  孟良我把你这黑炭头。

  焦赞我把你这大块儿的山楂糕。

  孟良我说放不得火,你偏要放火。你看:烧得你阿谁样儿!

  焦赞怎样?我的样儿欠好?你看看你阿谁样儿!

  孟良我如许儿……哎呀!(打焦赞)嘿!想你我堂堂的上将,被那丫头烧得这般光景,是怎好回营交令?

  焦赞嗳,二哥,你别焦急,我有了主见啦。

  孟良哎呀!(跑开)焦赞你又有什么坏“胎儿”①,我是服了你啦。

  焦赞二哥你这儿来,你昂首旁观。

  孟良前面乃是夹山。

  焦赞着哇!闻得夹山有一伙响马,你我兄弟去到哪里,抢上他两匹坐骑,几两川资②,人吃饱了,马喂好了,就这么马不停蹄……

  孟良再来剿山。

  焦赞嗳,我们回营请罪。

  孟良嘿,焦赞哪,你可害苦了我啦。

  焦赞二哥不必埋怨,元帅面前有我一人担待。

  孟良事到现在,你是怎样说怎样好,我们回营请罪。

  焦赞回营请罪。

  孟良不可啊?

  焦赞怎样着?

  孟良家伙没啦。

  焦赞你找啊。

  孟良我找,在这儿哪。

  〔快长锤,孟良拾兵刃,被烫。〕

  焦赞怎样不拿?

  焦赞你垫上点儿!

  孟良垫上点儿。(拾起兵刃)

  焦赞你的有了,我的没了。

  孟良你也找找。

  焦赞嗳,在这儿哪!

  焦赞哎呀,喝!

  孟良怎样啦?

  焦赞跟你一样,也是烫。

  孟良垫上点!

  〔焦赞拾起兵刃,快长锤切住。〕

  焦赞(同)我们回营请罪。――唉!

  孟良(闪锤,唱【西皮摇板】)

  到现在只落得无有成果�

  焦赞(接唱)你我回营怎交令?

  孟良(接唱)决不扳连孟二哥。

  焦赞(接唱)降龙木,

  孟良(接唱)未盗着;

  焦赞(接唱)回营怎见咱的哥?

  孟良(接唱)事到现在休怪我。

  孟良(接唱)叫焦赞。

  焦赞(接唱)我的孟二哥。

  孟良焦赞!(唱【回龙腔】)

  你就害苦了我!

  焦赞(唱【梆子腔】)

  他不会放火呀,他埋怨我。

  〔大锣原场,二人同下。〕

  ________

  ①坏胎儿――坏主见。

  ②川资――盘缠。

  ――《穆柯寨》终

  穆瓜(丑)八女兵丫环(旦)

  穆桂英(旦)杨宗保(小生)四军士(白龙套)

  杨延昭(老生)四家丁穆洪举(丑)

  穆瓜(内)啊哈!(小锣五击上,念)

  盗窟当喽兵,巡查带击柝;

  姑娘叮咛我,看守木降龙。(扎)

  我,穆柯寨大头子穆瓜是也。今早我们姑娘下山行围射猎,山底下来了黑红二汉前来盗木,跟我们姑娘动起手来,被我们姑娘杀得大北;后来又搬来个小将,说是元戎之子,他叫什么杨宗保,也被我们姑娘擒上山来啦。刚才只见山下火光冲天,不知为了何事,待等姑娘回山便知分晓,只得在此伺候!

  穆桂英(内)众喽罗,人马回山哪!

  〔奏唢呐曲牌【风入松】,八女兵、丫环上,大锣长尖,穆桂英上,表态,归内场座,大锣归位。〕

  穆桂英(诗)可恨焦孟太不仁,

  不应放火烧山林。(小锣二击)

  若非使起分火扇,

  盗窟早已化尘埃。(大锣住头)

  可恨焦、孟二将,放火烧山,是我使起分火扇,将火扇回。且喜宗保被我擒上山来,押在后山,我有心跟他提起婚姻之事,他要应允,我就带同家小,带了降龙木一同投奔宋营。就是这个主见。――穆瓜!

  穆桂英刚刚我擒来的阿谁小将呢?

  穆瓜此刻后寨。

  穆桂英叮咛给我押上来。

  穆瓜是。――呔!下面听着:(大锣一击)姑娘有令,将擒来的小将押上来。(归站小边)

  〔快长锤,二女兵下;押杨宗保上。〕

  杨宗保(唱【西皮摇板】)

  心中只把焦孟恨,

  不应哄我出大营。

  现在被擒入圈套;(闪锤,挖至大边,接唱)

  看她把我如何行。

  穆瓜小将当面。

  〔撕边一击,穆桂英表态。〕

  穆桂英(闪锤,唱【摇板】)

  喽罗散队且候令,

  〔闪锤,穆桂英出座。八女兵、丫环分下。穆桂英归外场座。〕

  穆桂英(接唱)心中有事难出唇。(大锣住头)

  穆桂英你去问问那员小将,他既被擒,是情愿死呀,仍是情愿活呀?

  穆瓜哟,这话就这么跟人家说么?

  穆桂英不这么说可怎样说呀?

  穆瓜嗳,这可怎样说呀?

  穆桂英你却是去呀!

  穆瓜我这不是去哪嘛!

  穆桂英你却是走哇!

  穆瓜我这不是走哪嘛!

  穆桂英哎哟,你怎样这么没紧没慢哪!

  穆瓜哎哟,我又没紧没慢了!

  穆桂英看你这个磨蹭劲儿的!

  穆瓜呔!那一小将,你今已被擒,你是情愿死啊,仍是情愿活着?

  杨宗保哼!俺今被擒,速求一死,何须多问!(大锣一击)

  穆瓜好!而已!是这么说,真不愧是将门之后,罕见,哎,啧啧啧……其实罕见!――姑娘,我问来了。

  穆桂英他说甚么?

  穆瓜他情愿死。

  穆桂英怎样着,他他……情愿死吗?(小锣一击)

  穆桂英嗳,穆瓜你告诉他,可是活着好的多呀!

  穆瓜哎哟,人家情愿死,拿刀把他杀了就得啦,费这么些话干什么!

  穆桂英哎哟,闹了半天你不大白我的苦衷啊?

  穆瓜哎哟,我哪儿又晓得您的苦衷啊!

  穆桂英无用的工具,躲开这儿!我本人说去。

  穆瓜早就该当这么办。

  穆桂英我说这个将军,我有一言送上。

  杨宗保有甚么言语,快快讲来!(大锣一击)

  穆桂英正碰在气脑门儿上!

  穆瓜那您就别跟他措辞。

  穆桂英你管我那!――将军,我因恭敬将军乃是中良之后,豪杰出众,技艺超群,成心与你结为百年之好,你若应允我的亲事,我便带同家小归顺宋营,你瞧好哇,仍是欠好哪?

  杨宗保(大锣叫头)住了!俺乃元戎之子,岂肯要你这山寇之女!(大锣一击)

  穆瓜得,又碰了。

  穆桂英嗳,穆瓜,你听见了吗?他骂我们是山寇之女。

  穆瓜这话可大有深厚!

  穆桂英他也不晓得我们是怎样回事儿。

  穆瓜那您就把我们的来历,说给他听听。

  穆桂英对啦,我得跟他说说。――将军,你听我告诉你:我父也曾在野为官,只因奸臣当道,故而隐居山林,也是出于无法呀!自古蝼蚁尚且贪生,为人岂不吝命!你即使不怕死,我一刀把你给杀了,然后我将降龙木用火焚化,只怕你就是死啊,还要落一个不忠不孝之名吧?

  杨宗保(嘲笑)嘿嘿嘿……我今一死,可算为国尽忠;代父前来盗木,可算尽其孝道,何言不忠不孝?(大锣一击)

  穆桂英几乎是一派蛮横无理嘛!

  穆瓜耍牛脖子――有点硬犟筋。

  穆桂英你管我哪!――你听我告诉你:宋营无有降龙木,破不了天门阵,大宋山河一旦赋予辽邦之手,请问将军,你的忠在哪儿呢?

  杨宗保这个……(撕边一击)

  穆桂英老元帅不克不及为国报效,你杨门第代英名付于流水。我请问你的孝,可又在何处呢?

  杨宗保这个……(撕边一击)

  穆桂英依我相劝,不如承诺我的婚事,我便带着降龙木归顺宋营,协助将军破了天门阵,保定大宋山河,也不负你杨门第代英名,这才算得了忠孝双全哪!我说这个话,将军(大锣一击)你要再思啊,再想!(大锣一击,行弦)

  穆瓜有理呀,有理!

  穆桂英你躲开这儿吧!

  杨宗保呀!(闪锤,唱【西皮摇板】)

  桂英措辞甚伶俐,

  一言提示懵懂人。

  走向前来把话论,

  蜜斯呀!(大锣单楗凤点头,接唱)

  婚姻大事我应承。

  穆瓜哎,他承诺了!

  穆桂英呀!(闪锤,接唱)

  听一言来喜不尽,

  穆瓜我给姑老爷松绑去。

  穆桂英别混凑趣差事。

  穆瓜呦!这差事我还凑趣不上。

  穆桂英将军吃惊了!(闪锤,松绑,接唱)

  再与将军把话云。(大锣住头)

  〔设八字椅,穆桂英坐大边、杨宗保坐小边。丫环暗上。〕

  穆瓜(同)给姑娘、姑老爷贺喜!

  穆桂英得啦,回头都有赏。

  穆瓜(同)多谢姑娘!

  杨宗保请问蜜斯,俺被擒之后,那焦、孟二将往哪里去了?

  穆桂英他二人见你被擒,就放火烧山,是我用起分火扇,将火扇回,大料他二人逃回宋营去啦。

  杨宗保他二人归去禀明父帅,必然派兵前来,如之奈何?

  穆桂英这个……没关系。――穆瓜听令!

  穆桂英命你带兵士二十名,在山下打听宋营动静,不得违误。

  穆瓜得令!(冲头,下)

  杨宗保啊蜜斯,岳父大人今在何处?请出待我参见。

  穆桂英我爹爹往蓬莱岛闲游去了。待我修书请他白叟家回来,与你一同归宋也就是了。

  杨宗保多谢蜜斯。

  穆桂英丫环!

  杨宗保蜜斯请!

  穆桂英将军请!

  杨宗保(闪锤,唱【西皮摇板】)

  你我姻缘今朝定,

  穆桂英(大锣单楗凤点头,接唱)

  且喜得配意中人。

  〔大锣原场,丫环、杨宗保、穆桂英同下。〕

  〔奏唢呐曲牌【急三枪】,四军士“骨牌对”上,引杨延昭上。四军士至下场门站斜门。〕

  杨延昭前道为何不可?

  四军士离穆柯寨不远。

  杨延昭人马列开。

  四军士啊!(冲头,双翻,归至两边)

  杨延昭(大锣叫头)且住!刚才中军报道,我儿宗保被穆桂英擒上盗窟;焦、孟二将下落不明。就此率领一百名蛇矛手,暗暗上山,救出宗保,与山寇要出降龙木。――众将官!(大锣一击)起兵前去!

  〔吃紧风,众走圆场。穆瓜上。〕

  穆瓜(撕边一击)何方人马,少往前进哪!

  杨延昭胆大山寇,敢来挡路,通名受死!

  穆瓜听者:(大锣住头)我乃穆柯寨大头子穆瓜是也。你们是哪里来的?

  杨延昭俺奉杨元帅将令,前来剿除尔等,快叫那穆桂英将我家小本官放出,献出降龙木,饶尔不死!(大锣一击)

  穆瓜得,这仗打不起来了。这不是外人哪,是我们亲家①老爷的差官到了。对啦,我把少元帅招亲的事儿跟他说说。我说嘿,听我告诉你说:你们小元帅已在盗窟跟我们姑娘招了亲啦。(大锣一击)不久就要一同下山归宋,我们是亲戚啦,别打啦,赶早归去给你们元帅送个信儿去。

  杨延昭(大锣叫头)住了!快快放出小本官,献出降龙木,如若否则,将你盗窟踏为齑粉!(大锣一击)

  穆瓜哎,我说你这小我,怎样听不出好歹话来呀!人家快乐喜爱儿作亲,你干什么这么不依不饶的,仨鼻子眼儿――多出这口吻儿!

  杨延昭(撕边一击)休得胡言,看枪!

  穆瓜(撕边一击)哈哈!我跟你说好的,你跟我动野蛮。哪里容得,看刀!(撕边、八答仓)你好小子你!

  〔吃紧风,开da;穆瓜败下。四击头,杨延昭表态,率四军士追下。〕

  〔大锣水底鱼,四家丁、穆洪举上。〕

  穆洪举老汉,穆洪举。(鼓声)哪里人声呐喊?待我迎上前往。

  〔冲头,穆瓜上。〕

  穆瓜老爷子,您回来了!

  穆洪举为何这等慌张?

  穆瓜了不起啦,我让人家给杀败了,您替我拔拔闯②吧。

  杨延昭(内)哪里走!

  〔吃紧风,四军士、杨延昭上,会阵。四军士、四家丁分下。杨延昭、穆洪举架住。穆瓜上高台。〕

  杨延昭那一老头儿,姓甚名谁,敢莫是与山寇助战?

  穆洪举老汉镇山天王穆洪举;宋将留名。

  杨延昭这个……俺姓易名曰京,奉了杨元帅之命,前来剿山。

  穆洪举无故发兵,是何事理?

  杨延昭你这老贼放纵女儿,诱惑元戎之子强迫成亲,还也强辩不成!

  穆洪举哎呀,气死老汉也!

  〔吃紧风,开da,二人同下;冲头,穆瓜下高台。〕

  穆瓜(大锣叫头)哎呀且住!看我家老寨主虽然告捷,无法远路而来,一路的劳乏,未必是他人的敌手,我不免回山报与姑娘晓得便了。(崩登仓,表态,下;撤锣)

  ________

  ①亲家――夫妻两边的父母相互的称号。亲音庆(qìng)。

  ②拔闯――北京土语,即代打不服,出头争论的意义。

  〔奏胡琴曲牌【小开门】,丫环上,扫除。〕

  丫环有请姑娘!

  〔穆桂英、杨宗保上,桌竖摆,杨宗保坐大边跨椅、穆桂英坐小边跨椅,喝酒。〕

  杨宗保唉!(小锣一击)

  穆桂英我说这个将军,我爹爹这几天也该回来了,等他白叟家回山,我们一同归宋也就是了。你干嘛老是这么咳声叹气的哪?

  杨宗保蜜斯有所不知,只由于我有两项大罪,故尔沉闷!

  杨宗保俺未奉将令私来盗木,其罪一也。

  穆桂英这二呢?

  杨宗保背父招亲,其罪二也。

  穆桂英这点小事,都有我哪!――丫环,与你姑老爷斟酒。

  穆桂英(慢长锤,唱【西皮原板】)

  夫妻们对坐把酒饮,

  我有言来听分明:

  倘若父帅将你问,

  千斤担儿有我担承。

  〔冲头,穆瓜上。〕

  穆瓜拜见姑娘,大事欠好了!

  穆桂英什么工作哪?

  穆瓜您别忙,容我喘喘息儿。您不是叫我下山密查宋营的动静吗?我走在半道儿碰见我们亲家老爷那儿的差官啦,他说奉他们元帅的将令,接他们少元帅来啦……

  穆桂英你说甚么哪?

  穆瓜我就把盗窟招亲的事,告诉他们啦。不想那小子霸道不讲理,我们俩说翻儿了,我跟他开了火儿啦,他照我就是一枪。

  穆桂英你怎样样哪?

  穆瓜您说,我可以或许扰这个吗?气得我捋胳臂、挽袖子,撒腿就跑。

  穆桂英你好骨头!

  穆瓜正跑着,碰见我们老爷子回来啦……

  穆桂英噢,我爹爹回来啦。

  穆瓜也跟他招待起来了。看我们老寨主虽然告捷,无法一路的劳乏,未必是他的敌手;这还不提,他还把我们老寨主骂了一个不吐核儿!

  穆桂英哈哈!(大锣一击)这小子几乎是太岁头上动土①啊!(撕边一击)

  穆瓜有那么点儿。

  穆桂英穆瓜,命你点齐喽罗随我下山。(大锣一击,吃紧风)

  穆瓜喽罗们!带马下山哪!

  〔众女兵两边上。〕

  杨宗保蜜斯,去不得,去不得!

  〔众女兵领下。杨宗保拉穆桂英枪,乱锤、大锣三击,四击头,穆桂英表态,冲头,下。〕

  杨宗保哎呀穆瓜呀!你可曾问过那人名姓?

  穆瓜我没问,我们老寨主问来着。

  杨宗保他叫什么名字?

  穆瓜他叫什么“易曰京”?

  杨宗保哎呀,宋营无有这个名字呀!

  穆瓜别打闷葫芦②,我备上两匹快马,我们到山顶上瞧瞧好欠好?

  杨宗保如斯快快备马!

  〔穆瓜下。〕

  杨宗保(大锣叫头)哎呀且住!刚刚听穆瓜之言,分明是父帅前来剿山,为何更名换姓?这是什么来由哇?

  穆瓜(冲头,牵顿时)马来啦!马来啦!

  〔二人上马,扫头,下。〕

  ________

  ①太岁头上动土――自找不利的意义。前人迷信,称木星做太岁,认为是凶煞;如若朝着木星呈现的标的目的兴工动土,就要发生灾害。

  ②闷葫芦――难以理解的事。

  〔吃紧风,杨延昭上,穆洪举追上。〕

  穆洪举哪里走!

  〔杨延昭枪挑穆洪举落马。〕

  〔穆桂英上,救穆洪举;穆洪举下。〕

  〔杨宗保、穆瓜暗上观阵。〕

  〔穆桂英、杨延昭起打;杨延昭败下,穆桂英追下。〕

  杨宗保哎呀!(快扭丝,唱【西皮散板】)

  山顶之上看得清,(大锣一击)

  穆瓜(夹白)你瞧见了吗?就是那小子,可恨透了!

  杨宗保(接唱)公然父帅到到临。(大锣一击)

  穆瓜(夹白)闹了半天,敢情是老元戎啊。这下儿可糟啦!

  杨宗保(接唱)为何欠亨真名姓,(仓匝,行弦)

  穆瓜是呀!他为甚么不说实话哪?

  杨宗保咳!(大锣双楗凤点头,接唱)

  教我心中不平和平静。

  穆瓜回头再来,您可想着搭个碴儿吧!

  〔吃紧风,杨延昭上,穆桂英追上;杨延昭落马。冲头。〕

  穆桂英(大锣叫头)呔!你家元帅派你这酒囊饭袋前来,被你姑娘打下马来。干脆,你脆脆儿地叫我一声大姑,我饶了你。叫大姑,叫大姑……

  杨宗保哎呀蜜斯!不成冒昧,那是你的公公啊!(大锣一击)

  〔杨宗保、穆瓜下。〕

  穆桂英这个,哎哟,这可糟不糟!――来呀!回山,回山!

  〔吃紧风,八女兵上,过场下。〕

  穆桂英老爷子,您怎样早不说实话呀!

  〔大锣一击、冲头,穆桂英跑下。四军士上。〕

  杨延昭(崩登仓、撕边,接乱锤)回营!

  〔吃紧风、冲头,四军士、杨延昭同下。〕

  〔大锣五击,穆洪举上。〕

  穆洪举(念)我儿下山战宋将,

  不知谁胜哪家强。(归外场座)

  杨宗保(内)走哇!

  〔快长锤,穆瓜、杨宗保上。〕

  杨宗保(唱【西皮摇板】)

  父帅山前败了阵,

  越思越想心不宁。(大锣住头)

  穆瓜嗳,姑老爷别忧愁,屋里坐的是老寨主,过去见见吧!

  杨宗保我与他从未识面,怎好参见?

  穆瓜没关系,我们老寨主就这么一个姑娘,爱如掌上明珠,既疼姑娘,没有不疼姑爷的。我给您回一声,过去愣拜老岳父,没有错儿。――老爷子,姑老爷求见。

  杨宗保拜见岳父大人。

  穆洪举贤婿少礼。――看座。

  杨宗保告坐。(坐大边跨椅)岳父啊!小婿在山顶之上,看的大白,来将乃是我父帅,不想被蜜斯打下马来,望求岳父早日放我下山抚慰一番,成全小婿为子之道!

  穆洪举贤婿不必心急,且候小女回山,再做商议便了。

  穆桂英(内)回山哪!

  〔大锣水底鱼,八女兵“一条鞭”引穆桂英上;八女兵下。〕

  穆桂英(挖进)拜见爹爹!

  穆洪举而已,一旁坐下。

  穆桂英告坐。(坐小边跨椅)嗳,老爷子刚才山下你白叟家多有吃惊了。

  穆洪举为父闻得我儿订下婚事,因而连夜赶回,不想与你公爹争斗起来。哎呀儿呀,你怎样把你公公擒下马来了?

  穆桂英哎哟,您还提哪!要不是山上有人喊叫,工作可就闹大了!

  杨宗保(大锣叫头)哎呀蜜斯呀!我在盗窟招亲,已犯军令,现在当着众将将我父帅侮辱一场,大谅我的人命难保,蜜斯你快快想个主见吧!

  穆桂英瞧那么大个子,连点主见都没有!没关系,你先回营,我随后就来,自有救你之法,你尽管安心去吧!

  穆洪举儿啊,但不知你怎能救他?

  穆桂英哎哟我的老爷子,您不安心哪!等他回营之后,我即带降龙木在父帅台前献木,父帅必然念我献宝有功,就把将军给饶了不是!

  穆洪举倘若元帅不念父子之情,将降龙木留下,不准你的情面如之奈何?

  穆桂英甚么?他留下我的降龙木,不准我的情面呀?哼哼!(大锣一击)休怪我要杀他个落花流水!

  穆瓜老爷子您是不晓得,刚才在山下,杨元帅被我们姑娘就这么一夹,好像夹小鸡子的一般,就给擒下马来。甭说此外,顿时如果给他一个纸糊的穆桂英,他就得傻,不克不及不准这个情面。您哪,安心吧!

  杨宗保如斯小婿告辞了!(闪锤,唱【西皮摇板】)

  深施一礼下山岭,

  全仗蜜斯救我身。

  倘若父帅来责问,

  〔快长锤,穆瓜带马,杨宗保上马。〕

  杨宗保(接唱)千斤担儿你担承。(大锣原场,下)

  穆桂英穆瓜听令!

  穆瓜在。(大锣一击)

  穆桂英命你挑选五百名精壮兵丁,随带三千担干粮草,亲身背了降龙木,随你姑娘下山往宋营进宝便了!

  穆桂英后寨摆宴,与老爷子压惊。

  穆洪举我儿来呀!(笑)哈哈哈……!

  〔一锤锣,穆桂英、穆洪举等同下。①〕

  ________

  ①若是单折演唱,下面不接《辕门斩子》,此处应奏唢呐曲牌【尾声】。

  ――《穆天王》终

  〔奏唢呐曲牌【大开门】,吃紧风,四军士、孟良、焦赞急站门上;四击头,杨延昭上。�

  山东把阵败,(大锣住头)

  肝火满胸怀!(大锣原场,乱锤)

  焦赞二哥,这里来。

  孟良做甚么?

  焦赞元帅今日升帐,与往日大不不异,你我要小心伺候。

  杨延昭焦、孟二将。

  焦赞在。(大锣一击)

  杨延昭宗保到来,叫他报门而进。

  焦赞二哥,小本官不见到来,如之奈何?

  孟良你我营门了望。

  杨宗保(内)马来!(小锣原场上,小锣归位,念)

  离了穆柯寨,

  来此是宋营。(小锣二击,下马)

  焦赞小本官回来了?

  杨宗保我父帅可曾升帐?

  焦赞升帐多时了。元帅今日升帐,与往日大不不异,你要小心了。

  杨宗保待我转去。

  焦赞嗳,(大锣一击)大丈夫只要向前,哪有退后之理?――二哥,与他报门。

  孟良小本官告进!(大锣原场)

  杨宗保(进帐,面向内跪)拜见父帅!

  焦赞宗保当面。(大锣一击)

  杨延昭下跪可是宗保?

  杨宗保恰是。

  杨延昭焦、孟二将,掌起面来!(大锣一击)好奴才!(快扭丝,唱【西皮散板】)

  怒恼杨延昭,(大锣一击)

  蠢子听根苗:(大锣一击)

  命儿巡营哨,(大锣一击)

  擅自把亲招;(大锣一击)

  枪挑穆天王,(大锣一击)

  桂英下山巢;(大锣一击)

  将父擒下马,

  这笑哇!(大锣双楗凤点头)笑坏众英豪!(大锣一击)二将一声叫,(大锣一击)将奴才绑辕门定斩不饶!

  〔大锣原场,杨宗保披绑带,坐大边台口,焦赞向孟良招手。〕

  焦赞二哥,这里来!

  孟良何为么?

  焦赞小本官犯罪,乃是你我弟兄二人的诱惑,必需进帐与他讲个情面。

  孟良生怕这个情面,你我讲不下来。

  焦赞没关系,元帅喜好的是我。

  孟优良,一同进帐。

  焦赞(大锣五击,同进帐,摆布分跪)焦、孟二将与元帅叩头。

  杨延昭你二人见礼为何?

  焦赞小本官犯罪,理当斩首,念在我弟兄二人,鞍前马后,有些小小的功绩,望求元帅开恩宽恕!

  杨延昭敢是与他讲情?

  焦赞元帅开恩。

  杨延昭(嘲笑)呵呵呵……!(撕边一击)

  焦赞行,有门儿。

  杨延昭唗!宗保犯罪,乃是你二人的诱惑,先斩宗保,然后再取你二人的首级!

  焦赞喳、喳、喳……!(乱锤,起立,出帐)

  孟良哼!我说这个情面讲不下来,你说有你。

  焦赞你说有你。

  孟良呸!着打!(大锣一击)

  焦赞二哥,别焦急,你看好了小本官,我去请老太太去。

  〔散长锤,焦赞扶佘太君拄龙头手杖上。佘太君急走,几乎颠仆,焦赞扶住。〕

  焦赞老太太,您慢着点儿!

  佘太君哦呼……!(散长锤凤点头,唱【西皮小导板】)

  传闻是斩宗保把我吓坏!

  (散长锤凤点头,接唱【散板】)

  几乎儿一步颠仆尘埃。(大锣一击)

  又只见小孙儿绑缚营外,(大锣一击)

  因甚事绑辕门要把刀开?

  杨宗保(散长锤凤点头,接唱)

  都只为招亲在穆柯盗窟,(大锣一击)

  因而上绑辕门要把刀开。

  佘太君孙儿呀!(散长锤凤点头,接唱)

  劝孙儿免悲声休要急坏,(大锣一击)

  待祖母进帐去把情讲来。(大锣一击)

  叫焦赞你与我前把路带。

  〔散长锤,焦赞引佘太君进帐,至小边台口,落坐。〕

  (散长锤凤点头,接唱)

  斗胆的杨延昭不下位来。

  孟良太君到!

  传闻是老娘亲来到帐外,

  焦赞(四击头)太君到!(大锣一击)

  孟良元帅他晓得啦。

  焦赞我为的是让他晓得。

  杨延昭(接唱【西皮快三眼】)

  杨延昭下位去驱逐娘来。(大锣夺头)

  见老娘施一礼躬身下拜,(大锣一击)

  佘太君不用①。

  杨延昭嗯!(大锣一击,接唱)

  问老娘驾到此所为何来?

  佘太君(唱【西皮原板】)

  娘进帐我的我早已知解,

  还把这热情话问娘何来?

  杨延昭(接唱)老娘亲进帐来肝火难解,

  莫不是为宗保这不肖②奴才?

  佘太君(接唱)小孙儿他犯了何条律戒,

  因甚事绑辕门要把刀开?

  杨延昭(接唱)提起了把儿的肝肠气坏,

  恨不得将奴才斧劈刀开。

  儿命他领人马放哨鸿沟,

  又谁知小奴才私配裙钗③。

  因而上儿将他绑缚帐外,

  问老娘儿斩他该是不应?

  佘太君(接唱)犯将令理该当斩首营外――(大锣一击)

  杨延昭谢母亲!

  佘太君且慢!

  佘太君(接唱)还看他年纪小蒙昧婴孩。

  杨延昭(接唱)娘道他年纪小孩童气概,(转【快板】)

  说几个年幼人娘且听来:

  秦甘罗④十二岁身为太宰,

  孙伯符⑤少小间拜将登台;

  三国中周公瑾⑥名扬四海,

  十岁上学兵书颇有将才;

  在赤壁用火攻鬼神难解,

  烧曹兵八十万无处葬埋。

  这都是父母生非神下界,

  莫非说小奴才是禽兽投胎?

  佘太君唗!(闪锤,接唱【快板】)

  听罢言不由娘牙根咬坏,

  骂一声杨延昭不孝奴才!

  父子们投宋君名扬四海,

  弟兄们一个个俱是将才。

  到现在剩宗保一条儿女,

  眼睁睁还要他祭扫坟台。

  倘若是小孙儿有个好歹,

  那时节我的儿悔不及来。

  杨延昭(闪锤,接唱)

  昨日里斩八将头挂营外,

  老娘亲因何以不讲情来?

  今日里斩宗保娘把儿怪,

  哭啼啼坐帐中珠泪满腮。

  叫焦赞!(大锣一击)

  杨延昭(接唱【摇板】)

  将宝剑吊挂帐外!

  焦赞啊。(快长锤,取剑、挂剑)

  杨延昭(快长锤切住,闪锤,接唱)

  老娘亲再讲情儿自刎头来。

  〔焦赞蹓下。〕

  佘太君唉!(散长锤凤点头,唱【西皮散板】)

  杨延昭性强硬令人可恼,(大锣一击)

  他把我年迈人不安心梢。(大锣一击)

  眼睁睁哪,(大锣一击)小孙儿!(空匡)

  人命难(哭头)保!孙儿呀!

  〔散长锤,佘太君下场门下;焦赞牵马引赵德芳上场门上。〕

  (唱【西皮散板】)

  赵德芳急巴巴下了鞍轿。(下马,散长锤凤点头,接唱)

  御外男把什么军令犯了,(大锣一击)

  绑缚在辕门外所为哪条?

  杨宗保(散长锤凤点头,接唱)

  都只为招婚事军令犯了,(大锣一击)

  因而上绑辕门问罪开刀。

  赵德芳(散长锤凤点头,接唱)

  我道是把什么军令犯了,(大锣一击)

  却本来为的是私把亲招。(大锣一击)

  〔散长锤,焦赞、赵德芳进帐,至小边台口。〕

  赵德芳(散长锤凤点头,接唱)

  杨延昭不下位鄙视当朝。(落坐)

  ________

  ①不用――不需要。

  ②不肖――不成器、没前程。

  ③裙钗――女子的代称。

  ④甘罗――各国时秦人,少小才智过人,被封为秦国上卿。

  ⑤孙伯符――即三国时的孙策;勇力过人,有小霸王之称。

  ⑥周公瑾――即三国时的周瑜,以赤壁破曹而立名。

  孟良贤爷到!

  杨延昭(大锣导板头,唱【西皮导板】)

  耳边厢又听得贤爷驾到,

  焦赞(四击头)贤爷到!

  孟良元帅他晓得啦。

  焦赞我为的让他晓得,他晓得的好。

  杨延昭(大锣夺头,唱【西皮快三眼】)

  无故的到兵营所为哪条?(下位)

  见千岁施一礼躬身拜倒,

  赵德芳(大锣一击)平身!

  杨延昭哼!(大锣一击,转【西皮原板】)

  杨延昭接驾迟贤爷恕饶。

  赵德芳(接唱)赵德芳坐兵营满脸陪笑,

  尊一声杨元帅细听根苗:

  御外男他正在豪杰年少,

  绑辕门犯的是军令哪条?

  杨延昭(接唱)臣命他领人马巡营了哨,

  又谁知穆柯寨私把亲招。

  临阵上招婚事军令犯了,

  因而上绑辕门定斩不饶!

  赵德芳(接唱)临阵上招婚事理当斩了!

  杨延昭谢千岁!(大锣一击)

  赵德芳且慢!

  杨延昭嗯!(大锣一击)

  赵德芳(接唱)还看在本御面将他恕饶。

  杨延昭(接唱)君有命臣当领怎敢违拗,

  哪有个食君禄不报当朝。

  赦却了小宗保事也不小,

  宋王爷降下罪是哪个承招?

  赵德芳(接唱)慢说是我叔王圣旨来到,

  纵有那塌天祸本御承招。

  杨延昭(接唱)八千岁忒以的脾气傲慢,(转【快板】)

  休得要在帐中絮絮不休。

  斩不斩乃是我军中令号,

  并不曾犯千岁哪件律条。

  赵德芳(闪锤,接唱)

  曾记得你七弟打死潘豹,

  潘仁美上金殿启奏当朝。

  我叔王龙颜怒降旨一道,

  要将你一满门问罪开刀。

  那时节不是我把本来保,

  焉有你今日里身挂紫袍!

  杨延昭(闪锤,接唱)

  我大哥替宋王把忠尽了,

  我二哥短剑下命赴阴曹;

  我三哥被马踏骸骨难找,

  我四哥和八弟无有下梢①;

  我五哥弃尘凡②五台修道,

  我七弟被潘洪射死芭蕉。

  只剩下杨延昭南征北剿,

  论功绩才挣下这玉带紫袍。

  赵德芳唗!(闪锤,接唱【摇板】)

  臣有功君有赏乃是邪道,

  我面前岂容你矫饰功绩!

  杨延昭(大锣双楗凤点头,唱【西皮散板】)

  你把你南清宫忒看大了。

  赵德芳本来的不小。

  杨延昭(大锣一击,接唱)

  哪把我杨元帅放在心梢!(大锣原场,杨延昭进帐,站立帅案后。)

  赵德芳杨延昭。

  杨延昭赵德芳。

  赵德芳延昭,斗胆!(大锣一击)

  杨延昭此乃什么地点?

  赵德芳不外是小小白虎节堂③。

  杨延昭既知是白虎节堂,为安在此摆来摆去?

  赵德芳慢说小小白虎节堂,就是我叔王金銮宝殿,也要摆上几摆。

  杨延昭擅闯辕门就该斩!(大锣一击)

  赵德芳哪个敢斩?

  杨延昭呀!(快扭丝,唱【西皮散板】)

  看起来你南清宫势力浩荡,

  赵德芳还用你说。

  杨延昭(大锣一击,接唱)

  你就该掌兵权自把令发。

  赵德芳你是元帅�

  杨延昭为元帅难以法律,(大锣一击)

  破天门保山河你另选别家。

  〔杨延昭举印欲交赵德芳。〕

  焦赞使不得!

  〔焦赞接印,放还案上。撕边一击,杨延昭下。〕

  赵德芳哎呀!(大锣双楗凤点头,唱【西皮散板】)

  杨延昭交帅印孤心害怕,(大锣一击)

  破天门保山河还要仗他。(大锣一击)

  眼睁睁,(大锣一击)御外男哪,(空匡)

  不克不及救(哭头)下,御外男哪!

  〔散长锤,赵德芳下场门下。孟良、焦赞分两边下。穆瓜、穆桂英上场门上。〕

  穆桂英(散长锤凤点头,唱【西皮散板】)

  穆柯寨又来了女将姣娃。

  (鼓声,散长锤凤点头,接唱)

  耳边厢又听得鸣锣鼓打,(大锣一击)

  辕门外摆刀枪剑戟如麻。(大锣一击)

  叫穆瓜你与我前往问话,(大锣一击)

  或斩兵或斩将细问根芽。

  穆瓜啊!(散长锤凤点头,接唱)

  姑娘她把令传下,(大锣一击)

  宋营中来了我上将穆瓜。(大锣一击)

  我这里走向前旁观真假,(大锣一击)

  哎呀,不、不、欠好了!(散长锤凤点头,接唱)

  辕门外绑的是我家姑爷、你的他、他、他、他的脑袋要分炊!

  穆桂英呀!(散长锤凤点头,接唱)

  听一言不由我仓猝下马,(散长锤,下马)

  将军!(散长锤凤点头,接唱)

  辕门外绑的是恩爱浑家④。(大锣一击,行弦)

  将军,将军,将军哪!(散长锤凤点头,接唱)

  我这里叫数声羞方不答,(大锣一击)

  想必是为招亲犯了国法。(大锣一击)

  整一整青丝鬓紧紧铠甲,(散长锤凤点头,接唱)

  转面来再叮咛上将穆瓜。

  穆瓜三千担干粮草?

  穆桂英(接唱)堆在帐下。

  穆瓜五百名勇兵丁?

  穆桂英(接唱)四下安扎。

  穆瓜降龙木呢?

  穆桂英(接唱)交与我。

  穆瓜那么我呢?

  穆桂英(接唱)你且退下。

  〔散长锤,穆瓜将棍交与穆桂英,穆桂英进帐面向外跪。穆瓜上场门下;杨延昭下场门暗上,归原位;孟良、焦赞两边暗上,分站原位。〕

  穆桂英(散长锤凤点头,唱【西皮散板】)

  他那里问一声再把话答。(大锣住头)

  焦赞二哥,这里来。

  孟良作什么?

  焦赞刚才太君讲情,贤爷讲情,元帅俱都不准,你我且去看守小本官,看元帅他到底是如何的发落。

  孟良女将跪帐。

  杨延昭(唱【西皮原板】)

  刚才间与贤爷帐中叙话,

  只气得杨延昭咬碎钢牙。

  我这里睁双眼旁观帐下,

  焦赞(大锣一击)女将跪帐!

  杨延昭(唱【西皮原板】)

  宋营中来了个女将姣娃。

  杨延昭(接唱)叫焦赞近前来帐中传话,

  问女将名和姓哪里有家?(行弦)

  焦赞哪一女子,家住哪里,姓甚名谁,你要逐个的讲来。

  穆桂英听了。

  焦赞你讲啊!(行弦)

  穆桂英(接唱)家住在山东省穆柯寨下,

  我名叫穆桂英、宗保的浑家。

  焦赞啊,元帅,她就是穆桂英!她、她、她来了!哇呀呀呀……!

  杨延昭(大锣夺头,唱【西皮原板】)

  传闻是那穆桂英来到白兵营下!

  焦赞(大锣一击)二哥,你听,我们元帅传闻穆桂英来了,连嗓子眼儿都吓小啦!

  杨延昭(大锣一击,接唱)

  白虎堂来了个杀人的夜叉⑤!

  杨延昭(大锣一击,接唱)

  问蜜斯她不在山东潇洒⑥,

  来至在宋营中有何话答?

  焦赞喳。穆蜜斯,我家元帅问你,不在山东穆柯寨,来到这宋营中做甚哪?

  穆桂英听了。

  穆桂英(唱【西皮原板】)

  三千担干粮草辕门堆下,

  穆桂英(接唱)五百名勇兵丁四下安扎。

  穆桂英(接唱)随带来降龙木此宝不假,

  特意里到宋营献与皇家。(大锣一击,行弦)

  焦赞啊,元帅,她是进宝来的。

  杨延昭哦!(大锣一击,哆罗,唱【西皮快二六】)

  听罢言来笑畅怀。(九锤半,笑)

  哈哈哈……!(大锣三击,唱【快板】)

  焦赞将宝呈上来!

  〔紧锤,焦赞由穆桂英手中接棍,耍棍花,将棍一端献交杨延昭手中。紧锤止。〕

  杨延昭(大锣三击,接唱)

  我为你整天里愁眉难解,

  破天门不得放置。

  我为你山东把阵败,要斩小奴才。

  焦赞将宝后帐摆,

  〔快长锤,杨延昭将棍松手,焦赞接棍,耍棍花,送棍下场,再上,归原位。〕

  杨延昭(快长锤止,接唱)

  等待五哥下山来。

  焦赞三千担干粮草?

  杨延昭(接唱)堆在营外。

  焦赞五百名兵丁?

  杨延昭(接唱)换了腰牌。

  焦赞穆蜜斯?

  杨延昭(接唱)且回那穆柯盗窟,

  奏明那宋皇帝再接进营来。(行弦)

  焦赞啊,穆蜜斯,我家元帅言道,叫你暂回盗窟,奏了然宋皇帝,再将你接进营来。

  穆桂英我还有话讲。

  焦赞啊,元帅,(学女声)我还有话讲。

  焦赞这是她说的。

  穆桂英(大锣单楗凤点头,唱【西皮摇板】)

  小将军把什么军令犯下,

  为升么绑辕门要把头杀?

  焦赞她是为小本官来的。

  杨延昭唗!(大锣三击,唱【快板】)

  斩宗保为的是犯了军法,

  劝蜜斯回盗窟休要管他。(行弦)

  焦赞元帅说,小本官犯了军令,叫你少管闲事。

  穆桂英我还有话讲。(大锣单楗凤点头,唱【摇板】)

  小将军犯将令理当斩杀,

  念在我进宝功宽恕于他。

  焦赞着哇,要念在她进宝的功绩。

  杨延昭唗!(大锣三击,唱【快板】)

  若不看进宝的功绩大,

  连蜜斯与宗保一齐斩杀。(行弦)

  焦赞哎,我去问她,一个俩仨!啊,穆蜜斯,我家元帅言道,若不念你进宝有功,连你带他一同斩杀。我瞧这个事儿,净说不可,干脆,你得拿这个家伙儿(指宝剑)吓唬吓唬他。

  穆桂英嗳!(大锣单楗凤点头,唱【西皮摇板】)

  老元戎若不把情面准下,

  也罢!(大锣一击,接唱)

  宋营中杀一个寸草无芽!

  〔穆桂英拔剑向杨延昭欲刺,焦赞向杨延昭报答,孟良拔腰刀虚作拦档。〕

  ________

  ①下梢--结局。这里有下落的意义。

  ②尘凡--热闹富贵之地,佛经中称人世为尘凡俗世。

  ③白虎节堂--军中统帅办公之地,是无令不得擅入的处所。

  ④浑家――旧小说中常称妻为浑家。这里被引伸作夫妻间的互称。

  ⑤夜叉――神话中一种很厉害的魔怪。

  ⑥潇洒――这里当安逸自由讲。

  焦赞啊,元帅!那穆桂英她、她、她……她杀来了!

  〔乱锤,杨延昭立起回身扬袖,惊怕。〕

  杨延昭(大锣双楗凤点头,唱【摇板】)

  叫焦赞和孟良你们快快的抵挡!

  焦赞(大锣一击)抵挡不住了!

  杨延昭(紧锤,唱【快板】)

  又何须在帐中舞爪张牙!

  我若是将蜜斯情面准下�

  焦赞啊,穆蜜斯,我家元帅言道,若是将你的情面准下,那天门阵何人去杀呀?

  穆桂英听了!(大锣单楗凤点头,唱【西皮摇板】)

  老元戎他若把情面准下,

  天门阵自有我前往征杀。(行弦)

  焦赞啊,元帅,穆蜜斯言道,若是赦了小本官,天门阵有她去杀。

  杨延昭哦!(大锣三击,唱【快板】)

  萧天佐摆天门一百单八,

  莫非说阵阵她都能去杀?(行弦)

  焦赞哎,我再去问她。啊,穆蜜斯,天门阵一百单八,莫非阵阵你都能去杀?

  穆桂英听了!(大锣单楗凤点头,唱【摇板】)

  慢说是天门阵一百单八,

  纵有那万万阵我都能杀。

  焦赞嗯,是个好的!啊,元帅,一千阵,一万阵,她都能去杀。

  杨延昭哦,她都能?

  焦赞哎,她都能。

  杨延昭你呢?

  焦赞我呀,我是个脓包。元帅,您哪?

  焦赞您怎样问我来的?

  杨延昭(大锣单楗凤点头,唱【哭头】)

  穆桂英!(大锣一击)我那有勇无谋的儿呀!

  〔闪锤,军士挪座位,杨延昭出位在桌前坐下。〕

  杨延昭(唱【西皮摇板】)

  叫焦赞将宗保绑绳松下,

  看在了穆蜜斯宽恕于他。

  焦赞我们元帅赦了小本官了!

  穆桂英(大锣单楗凤点头,唱【摇板】)

  老元戎准情面我心才放下。

  焦赞喂,二哥,快给小本官松绑去!

  〔孟良、焦赞欲向前与宗保松绑。〕

  〔大锣一击,孟良、焦赞被穆桂英斥退。〕

  穆桂英(大锣单楗凤点头,唱【摇板】)

  拔宝剑吓退了黑红二家。

  〔穆桂英与杨宗保松绑。〕

  杨宗保(大锣单楗凤点头,接唱)

  我这里进宝帐心中害怕。

  〔大锣单楗凤点,杨宗保、穆桂英同进帐,杨宗保向杨延昭下跪。〕

  杨宗保(接唱)孩儿我从此后不犯国法。

  杨延昭呸!(大锣三击,唱【快板】)

  谁叫你违父命私犯军法?

  几乎儿辕门外命染黄沙①。

  恨不得一足将儿踏!(大锣一击)

  焦赞使不得!

  〔孟良、焦赞劝止。大锣双楗凤点头,穆桂英搀起杨宗保。〕

  穆桂英(接唱)你不爱他我爱他!

  〔冲头,穆桂英、杨宗保下场门同下。〕

  焦赞二哥,这里来。

  孟良做什么?

  焦赞我给你学学穆桂英。(装女声,乾唱)

  你不爱他我爱他!

  杨延昭本帅收了穆桂英,赦了杨宗保,有保状者呈上。

  焦赞啊。(出帐)下面听者!

  内(回声)啊!

  焦赞元帅收了穆桂英,赦了杨宗保,有保状者呈上。

  众(内)贤爷的保状!太君的保状!满营将官的保状!

  焦赞喳喳喳……!

  〔冲头,孟良、焦赞分两边下;持保状复上。〕

  孟良贤爷的保状。

  焦赞太君的保状。

  孟良满营将官的保状。

  焦赞喏、喏、喏,我弟兄二人,也有个小小的帖儿。

  杨延昭(笑)哈哈哈……(闪锤,唱【西皮摇板】)

  叫焦赞将保状辕门高挂,

  破天门还仗着女将姣娃。

  〔奏唢呐曲牌【尾声】②,杨延昭下;孟良、焦赞、四军士两边分下,大锣原场。

  ――《辕门击子》终

  ________

  ①命染黄沙――与命染鬼域,统一意义,都是用以描述人死的成语。

  ②若下面连演《大破三门阵》,此处则不奏【尾声】。

  〔吃紧风。八辽兵持枪两边上,双进门;四辽将接上,到台口向外站“横一字”,四击头,表态,分归两边站立。大锣原场,乌龙道人上;四击头,萧天佐上,伞夫随上,四大辽将随上。大锣原场,归位。〕

  萧天佐(念)每日操兵把阵演,

  要把宋室扫平川。(大锣住头)

  四辽将拜见国舅。

  四辽将啊。(大锣五击)

  萧天佐人马可曾齐全?

  四辽将俱已齐全。

  萧天佐叮咛将阵式摆开。

  四辽将啊。(冲头,面向别传令)阵式摆开!

  〔吃紧风,八辽兵、四辽将两边分下。萧天佐上高台,四大辽将、伞夫随上高台。乌龙道人向高台行高拱手辽邦礼,回身向外挥令旗三下,大锣三击;吃紧风,四辽将持刀、十六辽兵分拿:八耀武旗、四藤牌、四大枪两边分上,“合拢口”面向里分条理站。大锣归位,众分站八字。〕

  乌龙道人(唱【倘秀才】)

  安排下天门阵暗无天日,

  〔吃紧风,辽兵、辽将领起归大边“斜一字”。大锣归位。〕

  乌龙道人(接唱)乾对坤坎接兑真假相连。

  〔吃紧风,辽兵、辽将领起走“龙摆尾”,变小边“斜一字”。大锣归位。〕

  乌龙道人(接唱)巽主风黑沙孟烟尘浩大,

  〔吃紧风,众挖门,八耀武旗与兵“合拢口”,另八辽兵、四辽将变成三人一组四组,八耀武旗分站两边。大锣归位。〕

  乌龙道人(接唱)离为火烈焰阵火光冲天。

  〔吃紧风,八耀武旗兵往外两翻,归原位。四组将和兵抄过合,大锣归位。〕

  乌龙道人(接唱)艮为山如猛虎云龙雷震,(冲头)

  萧天佐(三笑)哈哈,哈哈,啊哈哈哈……此日门阵一百单八,变化无限,哪怕宋军不灭!

  〔大锣归位,八辽兵在原地变式,乌龙道人表态,大纛高举,另八辽�

  管教他三军丧片甲无还。

  〔冲头,白日佐上,高拱手向里跪。〕

  萧天佐啊!(撕边一击)命你围困三关,因何狼狈而回?

  白日佐国舅容禀!(大锣住头,念)

  衔命领兵攻三关,

  宋军将士心胆寒。(小锣二击)

  突然闪出一女将,

  勇敢善战非等闲。

  萧天佐她叫什么名字?

  白日佐她名叫穆桂英,好不骁勇也!

  〔奏唢呐曲牌【急三枪】。〕

  萧天佐哇呀呀呀……!(快扭丝,唱【西皮散板】)

  穆桂英逞勇敢伤我兵将,(大锣一击)

  管教她天门阵中一命身亡。(大锣住头)

  白日佐,命你率领一哨人马,将宋军诱至九龙飞虎峪,以赎前罪。

  白日佐得令!(冲头,下)

  萧天佐儿郎的!

  众啊。(大锣一击)

  萧天佐九龙峪去者!

  〔奏唢呐曲牌【风入松】,萧天佐等下高台,众在吃紧风中推“斜胡同”,萧天佐先下,众按条理翻卷下。〕

  〔撤锣。四击头,杨宗保上,起霸,大锣归位。〕

  杨宗保(念)五色旗帜闪辉煌,

  跨马提枪斩酋魁①。(小锣二击)

  杨门世代中良将,

  勇敢(冲头)破敌逞雄威!

  〔冲头,四宋兵两边上。〕

  杨宗保(大锣收头)俺,(大锣一击)杨宗保。(大锣住头)前一仗破了三关,圣上挂我妻桂英为帅。今日升帐,不免辕门伺候。――众将官!

  四宋兵有。(大锣一击)

  杨宗保带马辕门去者!

  〔冲头,宋兵带马,杨宗保上马,四宋兵领走,大锣水底鱼,四宋兵归上场门“一条鞭”;冲头。杨宗保下马,四宋兵接马,上场门下。孟良、焦赞下场门上。〕

  焦赞小本官。

  杨宗保二位叔父。

  〔大锣五击,杨宗保归正,孟良、焦赞分立两边。〕

  孟良小本官,前者大破三关,我营军威大振,那贼心惊胆战。

  杨宗保此乃众位叔父之力。

  焦赞元帅之功。

  焦赞小本官,萧天佐摆下天门大阵,此次呀,还得看我侄儿媳妇的。

  杨宗保取笑了。

  〔三人同笑。〕

  杨宗保元帅升帐,两厢伺候!

  〔奏唢呐曲牌【大开门】,杨宗保、孟良、焦赞分下。四宋兵、四女兵站门上;杨延德、杨延昭上,站门;四击头,穆桂英上。大锣原场、归位。〕

  穆桂英(唱【点绛唇】)

  金章紫绶②,(小锣二击)

  统领貔貅③,(小锣三击)

  韬略有,(小锣二击)

  智赛武侯④,(小锣三击)

  指日破辽寇!

  〔冲头,陈琳、岳胜、孟良、杨宗保下场门,柴干、任堂惠、焦赞上场门上,双进门。穆桂英上高台,归内场椅坐。众将“合拢口”。〕

  众拜见元帅!

  穆桂英站立两厢!

  〔大锣归位,众分立两边。杨延德、杨延昭分坐两边跨椅。〕

  穆桂英(念)运筹帷幄⑤统雄兵,

  斩将杀敌显奇能;(小锣二击)

  三关得救军威振,

  今日一战破天门。(大锣住头)

  本帅,(大锣一击)穆桂英。(大锣住头)可恨辽邦屡犯边境,前者兵困三关,圣上挂我为帅,且喜一战解了三关之危。近闻萧天佐在九龙飞虎峪摆下天门大阵,意欲抨击打击,为此集结各路军马。今日戎马到齐,正好传令。五大师、父帅请来传令。

  杨延昭不必过谦,仍是元帅传令。

  穆桂英如斯父帅听令!

  杨延昭在。(撕边一击)

  穆桂英押解粮草,军前听用。

  杨延昭得令。(咚匡)

  穆桂英杨宗保听令!

  穆桂英命你认为前部前锋。

  杨宗保得令。(咚匡)

  穆桂英五大师听令!

  杨延德在。(撕边一击)

  穆桂英候本帅入了天门主阵,急速随后策应。

  杨延德得令。(咚匡)

  穆桂英众将官!今日出兵,必需人人奋勇,个个当先,随本帅出战者!

  〔冲头,穆桂英下高台,穆桂英居中,女兵撑大纛上、立后,众将分立摆布,众兵分站两边。冲头,穆桂英、众将同上马。〕

  〔奏唢呐曲牌【泣颜回】,众领走圆场,上场门站“斜一字”,将在前、兵在后。空匡,穆桂英甩马鞭,表态。吃紧风,穆桂英下,女大纛随下,杨延德、杨延昭下,众将下,众兵下。〕

  ________

  ①酋魁――敌军的首领。

  ②金章紫绶――封建时代,皇帝赐给功臣的典章、绶带多用金紫为饰,能够佩带。

  ③貔貅――一种好斗的猛兽,借喻骁勇的军士。

  ④武侯――三国时,诸葛亮被封为武乡侯,后世以武侯称之。

  ⑤帏幄――军中的帐篷。

  〔吃紧风,四宋兵领杨宗保;四辽兵领白日佐,分两边。“二龙出水”会阵,杨宗保、白日佐开da,双过合,一二三,一绕两绕,四击头,双表态。响三通鼓,两边兵分站“斜胡同”,四击头;穆桂英、萧天佐分上,从“斜胡同”内冲出。吃紧风,白日佐、四辽兵,杨宗保、四宋兵分站“一条鞭”。两边大纛上,分立穆桂英、萧天佐死后,接上四女兵,四辽兵,分站“一条鞭”。〕

  穆桂英马前来的敢是萧天佐?

  萧天佐然。(撕边一击)

  穆桂英(大锣叫头)萧天佐,你屡犯边境,今日本帅大兵到此,还不下马归降!

  萧天佐穆桂英!(大锣五击),前者在洪州城,你伤我数员上将,此仇未报,今日摆下一百单八天门大阵,定将你等踏为齑粉!

  穆桂英慢说天门阵一百单八,就是一千阵,一万阵,本帅何惧!休走,看枪!(大锣收头)

  〔吃紧风,两边兵将“钻烟筒”分下。穆桂英、萧天佐打“大刀枪”,两边大纛下。八答仓,萧天佐败下;一辽将冲出与穆桂英打“快枪”,辽将败下;八女兵上,追过场下。四击头,穆桂英表态,吃紧风,追下。〕

  〔吃紧风,四辽兵拿耀武旗下场门上,斜抄过,归下场门站“斜八字”,一辽将上,望门;白日佐上,匝匝匝,报信下。吃紧风,四耀武旗搭十字,辽将隐入旗后。四宋兵引杨宗保上场门上,到阵前,四宋兵翻“倒脱靴”下。大锣收头,杨宗保挑阵旗,辽将冲出,杨宗保与辽将打“藤牌枪”,四击头,亮住,辽将败入阵内,杨宗保追入,四耀武旗兵围杨宗保绕,绕毕归原位,辽将再出,“钩马腿”,杨宗保在两个软四击头中翻身两次,蹉步,三个撕边一击,撕边八答仓,摔跤。四耀武旗将杨宗保遮入阵内。吃紧风,四女兵上站“一条鞭”,穆桂英上,撕边八答仓,穆桂英挑阵旗,四耀武旗兵抄过,穆桂英救出杨宗保,四耀武旗兵归原位,四女兵拥杨宗保倒领,由上场门下。辽将冲出与穆桂英打“藤牌枪”,辽将败下;四小藤牌与辽将再冲上,穆桂英破藤牌,杀死辽将,四小藤牌、四耀武旗兵下场门下,阵破。四击头,穆桂英表态,吃紧风,下。四女兵上,追过场下。〕

  〔吃紧风,四耀武旗兵上场门上,站“斜八字”。二辽将上,望门,四击头,表态,隐入旗内;吃紧风,四宋兵引孟良、焦赞由下场门上,四宋兵翻“倒脱靴”下。孟良、焦赞在大锣收头中挑阵旗,二辽将冲出,崩登仓,磕刀兵。〕

  焦赞哇呀呀……

  〔吃紧风,打“四股档”,二辽将败入阵内。四辽兵持火旗上,马腿,四辽兵围孟良、焦赞绕场。〕

  焦赞二哥,瞧您的!

  〔吃紧风,开da,孟良、焦赞战胜,四女兵引穆桂英上;四女兵拥孟良、焦赞下。大锣收头,穆桂英挑阵旗;吃紧风,四火旗兵围穆桂英绕;四耀武旗兵归两边站,穆桂英取扇破火旗,四火旗兵下,四耀武旗兵抄过下。四击头,穆桂英表态,吃紧风,下,四女兵上,追过场下。〕

  〔吃紧风,四宋兵站门引杨延德上,四宋兵先下;四击头,杨延德表态,吃紧风,下。〕

  〔吃紧风,四辽兵、四辽将、乌龙道人下场门上。乱锤,萧天佐上。〕

  萧天佐步地摆开!

  〔吃紧风,辽兵、辽将摆阵旗,乌龙道人上高台,摇令旗。穆桂英上,萧天佐引阵,穆桂英盖萧天佐“腰膀”;穆桂英上高台,乌龙道下高台;杨延德上,与乌龙道人开da,杨延德杀死乌龙道人。穆桂英砍倒阵旗,萧天佐拦穆桂英,穆桂英追萧天佐下。白日佐上,架住杨延德。众辽兵持阵旗抄过下。杨延德与白日佐打“大刀对斧子”。宋兵、辽兵续上,“六股档”,杨延德追白日佐下。萧天佐续上,大开da。宋将败下,萧天佐追至上场门,响大堂鼓,四击头,穆桂英上场门冲出,吃紧风,女兵随上,倒卷下。穆桂英打败萧天佐;辽兵、辽将、白日佐续上,与穆桂英开da。辽军败下,穆桂英耍枪花下场,四击头,表态,吃紧风,下。〕

  〔连锤,辽兵、辽将、白日佐、萧天佐上,过场下。〕

  〔冲头,宋兵、女兵、宋将、孟良、焦赞、杨宗保、杨延德、穆桂英上,分站“斜胡同”。〕

  杨宗保萧天佐大北逃走!

  穆桂英回朝交旨!

  〔奏唢呐曲牌【尾声】,吃紧风,众改站成大“斜一字”,穆桂英表态。闭幕。�

  辽邦承天太后萧银宗,名萧绰,是辽邦北府宰相萧思温的三女儿,被辽景宗天庆王耶律贤封爵为皇后,耶律贤身后,萧银宗被辽邦群臣奉为太后,辅佐皇太子耶律隆绪承袭皇位,耶律隆绪称帝后年幼,由萧银宗垂帘摄政,萧银宗任用其弟萧天佐为辽国元帅,萧天佐旧日有个学道的师兄颜容,乃是飞龙山的妖道,善知天文,兼明地舆,颜容与其师兄任道何在飞龙山棋战,见飞龙山葫芦谷附近血光冲天,得知宋辽两军会战於葫芦谷,萧天佐不敌杨延昭的杨家军,遂礼聘颜容下山,甘词厚礼,萧天佐许诺颜容高官显爵;颜容遂出山在北天七十二崆摆下108天门大阵,天门阵乃是由罗汉阵和两仪四象阵演化而来,天门阵里面幻化无限,地方有祭坛一座,供颜容陈列布阵,四角也被颜容布下四象阵,即青龙阵、白虎阵、朱雀阵、玄武阵;天门阵里面还有玉皇阵、四大天王阵、金童阵、玉女阵、仙境金母阵、群仙阵、罗汉阵、雷音诸佛阵、菩提阵、星宿阵、兜率阵、阿修罗阵、迦楼罗阵、群龙阵、罗刹阵、百鬼阵、药叉阵、乾闼婆阵、紧那罗阵、莫呼洛迦阵、风伯阵、雨师阵、雷公阵、电母阵等,合计108阵;降龙木出自山东穆柯寨,乃是穆桂英之父穆天王穆洪举的镇山之宝,此木水火不侵,毒瘴烟疠皆望风而逃,杨延昭镇守三关,命焦赞、孟良前往窃取降龙木,成果却被穆桂英杀得大北,焦赞、孟良搬来杨延昭之子杨宗保,杨宗保与穆桂英大战,最终引得穆桂英下山将降龙木献给杨延昭,杨五郎杨延德在五台也下山助战;萧天佐唯恐辽军势单力衰、孤掌难鸣,遂向森罗、黑水、长沙、鲜卑、西夏各借兵五万。连同辽国戎行合计70万(五国联军各5万合计25万,辽国戎行45万),萧天佐派六国联军镇守以上诸阵。萧天佐自任六国联军戎马大元帅、分拨众将扼守天门阵、计开:玉皇阵守将辽国额驸韩昌韩延寿、王母阵守将为女将,萧银宗次女银花公主耶律银娥,雷音诸佛阵守将辽国护国军师颜容、罗汉阵守将大都督白日祖、菩提阵守将水军都司左嫡亲、金童阵守将大司马、云安王耶律醇、玉女阵守将是女将,萧银宗义女金陵公主耶律莎,系云安王耶律醇之妹,青龙阵守将为景安王耶律乌赫龙,朱雀阵守将为女将琼芳公主耶律冰娥,系银花公主耶律银娥之妹,萧银宗三女,玄武阵守将为宿将、北院宰相耶律奚底、白虎阵守将为都勃极烈耶律虎古、百鬼阵守将为辽南安王耶律剌葛、罗刹阵守将为女将、辽靖南郡主萧元英、星宿阵守将为辽平南将军萧多罗。此天门阵幻化无限,内中有烟瘴毒疠,;辽护国军师颜容乃是飞龙山玄英洞妖道,他与其师兄任道安有仇隙,颜容不敌任道安,乃招聘愤而出山,受萧银宗重金礼聘,此天门阵幻化无限,等闲破阵则会或死或残,或化为淤泥血水,铁塑木雕,一生难以出阵,颜容还在天门阵地方祭坛陈列八根盘龙柱,用玄铁金铜锻造而成,八根盘龙柱按照八卦次序陈列,别离是乾、坤、坎、离、兑、巽、艮、震方位,此天门阵等闲破阵则会万劫难逃,不是被烟瘴毒疠熏黑而死、中毒身亡,就是化作淤泥血水,不复具有,穆桂英下山后,用降龙木制造成木牌,命宋军诸将随身照顾,而且将降龙木一分为二,用降龙木为杨延德制造斧钺的斧柄,残剩的降龙木用作辟邪之用,用来防止瘴疠袭击,杨家军破天门阵颇费一番功夫,穆桂英邀请其师父梨山老母下山助战,梨山老母留下一叶揭帖,说是欲破天门阵,必用黄狗血,穆桂英就差人寻找黄狗,将几千只黄狗杀身后放血,用降龙木的木屑加黄狗血制造成木制铠甲,穆桂英而且说动内侍押班罗崇勋(就是宦官头子),集结内侍卫千牛备身、虎贲军、金枪班、果毅军等御林军驰援。这些御林军穿上木制铠甲后刀枪不入,穆桂英还仿效三国期间的乌戈国藤甲部队,用降龙木制造成新式宋军铠甲,此铠甲渡江不沉、水火难侵,比藤甲更付与平安性,此铠甲不惧火攻。穆桂英择日命寇准(字平仲)为正监军、罗崇勋、柴郡主(即柴媚春)为副监军,祭旗之后,誓师出征,穆桂英亲身挂帅,命杨延昭攻打白虎阵,与白虎阵辽军守将都勃极烈耶律虎古交战;命杨宗保攻打金童阵,与金童阵辽军守将大司马、云安王耶律醇交战,顺次类推、鳞次栉比,穆桂英则统领中军,杀奔颜容地点祭坛玉皇殿,而且命鼎力天雄军将八根盘龙柱顺次铲除,颜容得知天门阵108阵曾经被宋军打破72阵,玉皇殿危在朝夕,颜容大肆咆哮,手使护手钩与穆桂英大战,穆桂英一枪将颜容挑落马下,将颜容刺死,萧天佐不晓得布阵次序,慌乱中告急布阵,却得知天门阵大部被宋军攻灭,五国联军也死伤大半,萧天佐轻骑突围,却被杨延昭横来一枪,挑落马下,萧天佐要与杨延昭展开肉搏战,杨延昭用枪将萧天佐杀死,萧天佐身后化作黑龙回旋在降龙树上,至此天门阵被破灭,最终阻遏萧银宗的南侵幻境。天门阵最终破解。

  天门阵现实上就是奇门遁甲之阵,与阵法无关,为飞龙山玄英洞妖道颜容所安排,幻化无限。颜容巧用五行八卦陈列天门阵,使得其神鬼莫测、阴阳倒置、六合摩弄,宋军等闲破阵即可化为淤泥血水,此阵乃是上古传说中道家所用《九十九阵图》里面第一阵,由两仪四象阵和罗汉阵互补而成,称之为《北天七十二崆天门阵》,四角为青龙阵、白虎阵、朱雀阵、玄武阵,合称为四象阵、还有风伯阵、雨师阵、雷公阵、电母阵的风雨雷电四景象形象神阵,此阵法呈现,颜容难辞其咎,使得其涂炭生灵,终非芸芸众生之祥祯、福祉,颜容与其师兄任道安赌气而安排此天门阵,无辜戕害生灵,使得宋军将士死难於阵中,绝非黎庶之福。

http://mollyirene.com/jisanqiang/189/

你可能喜欢的